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多义文法 >

认知语言学:反思与展望

归档日期:08-20       文本归类:多义文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认知语言学作为国际理论语言学界新兴的一种语言学研究范式,经过近40年的发展,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均已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已成为一个多学科、跨学科和超学科的语言学流派。

  总体而言,这一阶段认知语言学作为一种新的语言学范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认知语言学研究的主要理论框架基本形成。

  进入20世纪90年代,认知语言学作为语言研究的新范式逐渐被学界广泛认可,并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追随者,其发展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这一时期的一个主要特点是经典教材的出版,(23)这标志着认知语言学已经进入了稳步发展阶段。具体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研究。

  其一,体验哲学的正式提出与全面阐释。1999年,Lakoff和Johnson挑战了西方传统哲学思想,如二元论、先验论、客观主义、形式主义等,并提出了一个全新的哲学理论:体验哲学。(24)认知语言学的基本假设和工作原则都是围绕这一哲学基础建立起来的。

  其二,认知语义学理论的成熟。这一时期认知语义学理论逐渐走向成熟,具体表现在概念隐喻理论的纵深发展、空间概念研究的深化以及Talmy认知语义学理论体系的完善与发展。作为认知语言学研究范式中最早提出的理论框架之一,概念隐喻的理论与应用在这一时期均有所深化,尤其是在Gibbs、Boers、Littlemore以及Kvecses等学者的推动下,(25)隐喻理解机制及对其理解和产出过程的多维研究、隐喻理论的应用研究开展得如火如荼。以“语言与空间”为主题的第五届国际认知语言学研讨会使得“空间”的概念化成为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认知语言学研究的焦点之一。此外,Talmy还完善了认知语义学的理论体系,使其更加科学和系统。(26)

  其三,认知语法理论的进一步发展与完善。自Langacker建立认知语法理论体系之后,他和Taylor等相继撰文对这一体系进行了全面梳理总结,并增加了一些新的内容。(27)以Taylor所著《认知语法》为例,该著作对认知语法理论进行了全面阐释,具体涉及语义、词法—句法、音位、语用等多个维度,不仅全面概述了认知语法理论,而且还提出了很多新的见解。

  其五,基于认知的语言演化理论的兴起与发展。传统语言研究更多聚焦共时描写,缺乏历时分析与解释。20世纪90年代初,不少学者开始从历时视角结合认知语言学有关理论探讨语言演化问题(主要是语法化和词汇化问题),并很快成为认知语言学的研究热点。Heine等在1991年总结了以往西方语言学家对“语法化”这一语言现象的理解和基本观点,提出一个以认识论为基础的理论框架,认为语法化的研究不能脱离人类大脑认知上的适应性变化。(28)之后Hopper和Traugott提出普通的词和结构在某些上下文中会发展出语法功能的作用,且一旦语法化,会继续发展新的语法功能。(29)这一分支领域的其他代表性作品还包括Traugott和Heine,Lehmann,Ramat和Hopper,Wischer和Diewald等的一系列著作,这里不再一一陈述。可以明确的是,这些成果涉及语法化的研究内容、研究视角、研究范式和研究方法等多个方面,为认知语言演化理论的研究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新鲜活力。(30)

  此外,这一时期,在国际认知语言学研究稳步发展的大背景下,国内认知语言学研究也逐渐走向多方位介绍和发展阶段。具体表现如下:(1)引进和出版了多部认知语言学和汉语的认知研究的著作,如Taylor的《语言的范畴化》、Ungerer和Schmid合著的《认知语言学入门》等。(31)另外,国内学者如熊学亮、束定芳、张辉等相继出版的十几本认知语言学专著,极大地推动了认知语言学在国内的发展。(32)(2)认知语义学研究话题的多样化。与第一阶段相比,这一阶段的研究主题由原来对概念隐喻、典型理论、认知语法和语法化理论的评介,迅速扩展到认知语义学研究的诸多方面,如概念转喻、心理空间理论、概念整合理论、多义性、图形—背景、力动态等。另外,不少学者开始关注西方构式语法理论,并开始运用它解决汉语句法问题。(3)认知语法在汉语的研究中初见成效。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沈家煊、袁毓林、张伯江、石毓智、张敏、赵艳芳等一些学者借鉴认知语法的观念、方法来研究汉语的具体问题,如汉语里多项定语的排列次序、词的重叠、词类的本质特点、肯定与否定的对称与不对称、名词配价的原因、领属构式中“的”字的隐现、方位表达等,取得了丰硕的成果。(4)语法化理论和汉语演化研究的结合成为热点。随着国外理论的引进,国内学者开始反思汉语的历时研究,并在西方语法化理论的启发下,初步探讨汉语的历时演化问题。(5)构式语法研究进入初步探索阶段。一般认为,国内最早通过西方构式语法理论来研究汉语言现象的是张伯江的《现代汉语的双及物结构式》。(33)他对现代汉语双及物构式的研究引起了国内学者对构式语法的广泛关注。与此同时,沈家煊以汉语“在字句”和“给字句”、“偷”和“抢”为例进一步说明了一个结构的形式和意义是“有理据的约定俗成”。(34)但是,这一时期的构式语法研究并不多见,尚处于起步阶段。

  综上所述,这一时期认知语言学的理论内涵和外延的扩展为其进一步深化和反思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开始迈向一个新的阶段。

  进入21世纪,认知语言学得到了进一步深化与发展,其重要标志是区域性认知语言学协会的成立,如中国、西班牙、俄罗斯、德国、法国、日本和英国等国家均成立了自己的认知语言学研究会,并多次举办国际性的大型会议,如国际认知语言学大会(ICLC)迄今为止已举办14届。同时,国内外认知语言学通论性著作不断涌现。(35)这一时期的主要特点可概括如下。

  其一,认知语义学研究的深化。这一时期认知语义学的研究维度、方法、领域、内容等得以进一步深化。以概念隐喻为例,它的理论与应用的研究视角不断拓宽,不仅涵盖了语言学的各分支领域,而且涉及哲学、心理学、人类学、文学和跨语言研究等领域。例如,Kvesces曾对隐喻研究的文化认知角度给予了持续关注;(36)王文斌则重点探讨了隐喻认知构建与解读的机制原则。(37)刘正光就概念隐喻本身的一些理论与实际运用问题进行了细致分析。(38)Feldman则从神经认知角度研究隐喻投射问题等。(39)同样,对“空间”概念的研究也更加多样化,如Levinson从类型学的角度探讨了空间构建与文化之间的关系;(40)2006年,他又和Wilkins合作考察了多种语言和文化认知现象,并由此深入探讨了语言和空间认知之间的关系。(41)此外,范畴化理论研究也得到了进一步深化,如Evans 和Green曾指出,并非所有的词汇范畴都有典型,某些范畴存在典型空缺的现象;(42)沈家煊通过比较中西方范畴观,重点探讨了汉语词类范畴的问题等。(43)以上观察足以表明,认知语义学的研究视角逐渐趋于多元化,更多汇合的证据和研究方法被用于其理论体系构建中,同时其应用范围也不断扩大,辐射到语言学研究的各个领域。

  其二,认知语法理论的完善与推广。Langacker及其追随者在认知语法理论体系建立后,仍不断致力于其理论的完善和推广。2008年,Langacker出版教材《认知语法导论》。该教材汇聚和提炼了他近30年的研究成果,系统梳理了认知语法的理论构架、研究方法及其对不同层面语言现象的解释力,既有理论描写又有实际应用,还囊括了最新研究成果及未来发展方向。2013年,他的另一部著作《认知语法精要》(44)问世,进一步阐释了认知语法的基本思想。2013年和2016年,Langacker所著的《认知语法基础(第1卷):理论前提》和《认知语法导论》汉语译本相继问世,(45)这大大促进了认知语法在国内的传播。与此同时,认知语法被广泛应用于除英语外的其他语言如汉语、日语、西班牙语等,以及其他分支学科如翻译、语言教学等领域。

  其三,构式语法理论的发展和日臻完善。这一时期构式语法理论呈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其研究除了聚焦构式的界定、构式关系及构式义的来源等主要课题外,还继续深化和拓展了其他研究领域和研究课题,包括构式语法与认知语言学其他理论的融合,如与隐喻、转喻、概念整合等的融合。构式语法研究的迅速发展具体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1)相关著作的大量涌现。除了与之相关的各类论文著述之外,(46)荷兰的John Benjamins出版社于2004年开始出版“语言的构式路径”(Constructional Approach to Language)系列丛书,有力地推动了构式语法理论的传播与发展,该丛书截至2018年6月已出版21本。这些专著和论文集的出版使越来越多的语言学家开始关注和思考构式语法的有关问题,也使之成为当今语言学的一门前沿学科。(2)国际性会议的举办和专门杂志的出版。2001年开始举办的“国际构式语法研讨会”迄今为止已召开了9届。John Benjamins出版社还出版了由语言学家Mirjam Fried主编的构式语法研究的专门期刊《构式与框架》(Constructions and Frames)。(3)构式语法理论与应用研究的拓展。一些学者,如Boas、Hilpert等从跨语言的角度对构式语法理论进行探讨,并将其广泛应用于不同语言的具体构式的研究中。(47)(4)构式语法的跨学科、跨领域研究增多。比如Bergen和Chang将构式语法与认知神经理论结合,提出体验构式语法;(48)Steels将构式语法与计算机语言学和形式语言学融合,建立流变构式语法(Fluid Construction Grammar);(49)此外,构式语法与语言演化理论的结合催生了历时构式语法理论,期间也产生了不少颇具代表性的作品。(50)

  其四,基于认知的语言演化理论的多样化。认知语言学理论体系的多样化对语言演化理论的发展具有一定影响。认知语言学的不同理论框架被应用到语言演化的研究中,从而产生了不同的语言演化理论模型,如隐喻扩展模型、诱使性推理模型、主观化模型、去语法化和历时构式语法等。例如,Traugott和Dasher在2002年出版专著,根据认知语言学基于使用的模型对诱使性推理进行探讨,认为语法化中形式—意义的重新分析是语言在具体情境下使用的结果;(51)同年,Wischer和Diewald出版专著,重点探讨了语法化研究的理论和方法等焦点问题;(52)Traugott和Trousdale在2013年的专著采用基于使用的构式语法观,建立了以构式化(constructionalization)为核心、以语法构式化和词汇构式化为框架的构式演化模型等。(53)

  其五,跨学科、跨领域及类型学研究增多。近年来认知语言学在跨学科和跨领域研究方面取得了新的进展,如认知音系学、认知语用学、认知诗学/文体学、认知翻译学、认知心理语言学、认知神经语言学、认知历史语言学、认知修辞学、认知词典学、认知文化语言学、认知社会语言学、社会认知语言学、应用认知语言学等多个研究领域。此外,国内许多学者,特别是汉语界的学者开始借助语义地图模型探究语法领域里的“多功能语法形式”,其目标是通过跨语言或单个语言的内部比较,揭示语言的蕴含性规律,并通过构建语义地图提出语言共性假设,同时借助语义地图获取对某一语言或方言个性更为深刻的认识。(54)

本文链接:http://losmochileros.net/duoyiwenfa/5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