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多义文法 >

如何忘掉汉语进入真正的英语思维?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多义文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举个例子,weed,名词为杂草,动词为除草。 如果你是一个英国人,你说There is some weed, lets weed。你自然而然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如果你是一个学英语的汉人,你则会把第二个草翻译为除草,然后理解这句线:汉语:这有一些草,我们来除草吧。 句2:英语:这有一些草,我们来草吧。 我们理解句2,是因为我们翻译了它。 如何忘掉汉语,进入真正的英语思维?我觉得这是一种境界,而我则遇到瓶颈不能进入。 还请英语神仙…

  这个答案是差不多一年前写的。那个时候刚刚来知乎,脑子还没有清醒,看见一个跟专业相关的问题就忍不住上来回答。承蒙各位错爱,一年来这个答案陆陆续续收获了将近300个赞,还上了一次日报。其实每次我看见有人赞同这个答案,都觉得怪不自在。各位的评论我也尽量都看了一遍,有些没有来得及认真回复。我想着有空写一个更新来更深入地谈谈这个问题,怎奈学业一直很忙,加上去年九月开始打工,整个人总是处在压抑的情绪状态下,所以直到今天才下定决心一定要给这个答案一个交代。

  各位的评论我大致都看了,质疑主要是来自我所叙述的事件中“教授”的态度。这个我必须要说明一下:首先,我从来不认为我的英文写作水平很高,但是我的优点是思路清晰。也许我的行文看起来没有那么优美自然,但是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准确地表达我的观点。对于大多数的writing assignment in college,往往观点是最重要的。有一位朋友提到美国是鼓励式教育,我觉得这是大多数国人对美国教育的误解之一。首先,大家印象中的“鼓励”,实际上是鼓励学生有自己的观点,特别是在English Language Arts和Social Study这两个学科中。然而对于数学、科学、语法等客观性较强的学科,并没有很明显的鼓励式教育。(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大大小小的测试也很多。)另外“鼓励式教育”主要存在于公立学校中,这是有一定的“政治正确”因素在里面的,就不细说了。第二,对于观点性文章,只要没有明显的语法错误和歧义,教授往往不会在写作层面评论学生的文章,主要是讨论其中的观点,评判其观点是否能够达到预期的深度。例如,下面是我的其中一门课程的writing rubric。

  Grade A: The response demonstrates a thorough understanding of the assignment. Additional accurate references and examples are given that go beyond the basic requirements of the task. The response shows the application of the assignment to the elementary school classroom. The response shows evidence of insight of content and critical analysis. The student accurately uses all conventions of writing.

  言归正传,我仍然要为这个答案道歉。虽然这个答案收到很多赞同,但却是我最不满意的一个。我并没有仔细看题主的问题描述就想当然地写了一个答案。事实上,如何自然地使用英文一直是英语学习者最希望知道的。美国的教育研究者认为双语学习的最佳年龄是7-8岁,从这个年龄开始有计划地进行双语教学可以让使用者在两种语言中都达到母语水平。当然,两种语言的使用环境要差不多平均,不能出现某一种语言环境占绝对主导地位。(例如,在学校使用英语,在家和父母亲人使用西班牙语。)对于国内的英语学习者,想要有这样的学习环境非常难。我想对于大多数以汉语为主导语言/母语的人,在学习英语时都会碰到瓶颈期:对于近义词、多义词的理解不准确(比如题主的例子),对于长句、复杂句的理解困难,写作时无法做到自然流畅等等。

  可能有人会说我现在的思维顺序是英语-汉语-概念/物体,如果能够把中间汉语翻译的步骤省去,是不是使用起英语就会自然很多?事实上,在我看来,具象或是简单的表达通过大量练习和浸入式学习可以做到,但是抽象、复杂的概念就很难了,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学校对待年龄稍大的英语学习者不推荐全英文教学的原因之一。

  不过呢,对付日常英语的使用,其实不需要学习那么多复杂高级的词汇,所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或是无障碍日常写作完全不是什么特别难达到的目标。但是学习没有捷径,学习外语更没有”任督二脉“可供打通。坚持学习、练习是绝对必不可少的。

  4. 和母语人士聊天是一个好方法,但是要找对人。说实话,大部分美国人的英语能力都很一般,很多人讲话时时态语态都说不对。我口语并不麻利,所以我尽量放慢速度说准确,结果被很多美国人说“用词准确,语法得体”。哈哈。Quora算是一个比较好的网站,互动比较多、教育水平高的人也很多。最近有很多中国人在上面求练英语,我看了下愿意帮忙的人还不少。

  刚到美国读书的时候,教授让我写一篇针对教科书的summary。我认真地梳理出了书中的脉络,并且附上了自己简短的看法。写完后,给一位华人前辈先过目了一下。

  然而,我的教授(本土美国人)却给了我4.75分(5分满),并且加了许多中肯的批注,主要是讨论我的观点。

  我并不想通过这件事表达我的写作好,事实上我一直认为我的写作还有待提高。我认为,语言输出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两个因素是"准确表达你想表达的内容,你所表达的内容能被别人理解。"至于你用什么思维来思考问题,那是你的个人风格,何必非要打上"中式""西式""美式"的标签呢

  PS.其实名词做动词用在英语中很常见,我们不需要“翻译”了它才知道,有这么一句话:

  Every noun can be verbed, i.e. every noun can be verbed.

  亲爱的,当你的英语能力不足的时候,英语表达会本能的受到母语习惯的影响,这是不可避免的。没什么好办法,就是多接触authentic English,一步步来。但是,多多了解汉语和英语思维习惯上的不同,对你加快转变到所谓的“英语思维”是有帮助的,这也是这篇帖子的意义所在。

  理解汉语和英语在句法结构,构思调理,铺陈方式上的差异,比如英语重视开门见山,务求重点清楚,调理分明;汉语注重迂回,强调起承转合。汉语强调“意境”,而英语重视“句子结构”。看例子:

  中文常说“一群蜜蜂”,因此我看到过有人写“a group of bees”,其实这种说法是错误的,正确的用法是“a swarm of bees”。可以看出,汉语和英语有时候并不能想当然地做对等翻译。其实表达“群”这个意思,英语中还有:

  - “herd”用来形容大型动物,比如牛,羊,大象等等,比如:a herd of pigs。

  - “flock” 用来形容一群类似特性的动物或者人,“一群鸟”可以是“a flock of birds”。

  从语言类型学上来讲,英语是主语优先的语言(subject-prominent),非常强调句子结构,表现在:

  而汉语是话题优先语言(topic-prominent),更加强调情景,通过建立情景传递信息,句子结构松散,有时候甚至没有主语。

  通过上句子可以看出两种语言呈现方式的不同。中文先确立起来“话题”,建立情景后,之后的句子可以直接讲腿和鼻子,以及最后的“真难看”。通过建立的情景很自然了解到所有的描写的都是指向“他”的。

  而英语更加强调句子的结构性,每个句子都必须有独立的主语,这些主语加了所有格his才能和He联系起来。

  中文:我的家乡是西安。它有古老的城墙,是围城而建的。虽然它不是一个大城市,但有着悠久的历史和非比寻常的美景。

  汉语一开始就建立了情景,之后的句子都是围绕话题“西安”展开的,读起来并无不妥

  。但是,如果字对字的翻译到英文,虽然语法上并没有错误,但却是典型的中式英语。虽然保证了英语“强调句子结构”的要求,但是句子的主语由My hometown - It - The walls - My hometown - it,不但有重复,而且角色转换频繁,读起来有一种”跳跃“感。这是在英语写作中要避免的情况,改写如下:

  两句相比,改写后的句子更加精炼,而且两个句的主语My hometown和it高度相关,衔接流畅。

  所以,英语要尽量保持句子主语之间的连贯性,尽量使主语围绕在一个话题上面。

  本来主语是Silver这个人,后来跳跃到it,也就是“新的粘合剂”上面了,但是并不让人觉得突兀。开始在说Silver发明了粘合剂,但是不怎么粘。其实新的话题“a new adhesive”就已经被悄悄引出。那么原本围绕Silver的句子从第三句就变成以a new adhesive为主语的句子了。

  也就是说,如果必须要转换话题,最好由前一句中的“后叙成分”新旧话题转换中,想办法融入接下来要谈的“新话题”,完成有“新话题”向“旧话题”的流畅转换。

  中文:我喜欢运动。我最喜欢的运动之一是羽毛球。我们办公室附近有一个健身房。最近,我加入了一个羽毛球队。这个球队现在大概有20人。这个球队的队长会定周日两个小时的羽毛球场地。每个人只需要每季度交200块钱。我们可以打男双,女双或者混双。由于队长会提供足够的球,我们只要准备自己的球拍就可以了。

  看出来了么,汉语句子主语经常换来换去,第一句是第一人称“我”,但是马上变成了“我们办公室”,往下类似。这种思维影响下字对字翻译写出来的英语就是典型的中式英语,读起来跳跃感十足:

  在表达上面,汉语更加注重迂回渐进,起承转合,常常先说理由再引出结论,而英文更加开门见山。

  如下图,汉语是一种circular thinking,相反,英文是一种线性思维。英语中常常首先切入主题(key point),然后才写细节(supporting details),最后写总结。

  汉语:我们的国家还在发展阶段,所以我们要努力工作发展国家,同时保持节俭。

  汉语先解释理由,再说出观点。英语更多的先表明观点再说出理由。这就是两种思维上的不同。

  准备过雅思托福考试的朋友,想一想你的写作参考书上是不是都让你先写结论再用细节和例子支持你的观点?

  汉语思维大量用人称做主语(animated subject),而英语多用非人称做主语(non-animated subject),这是因为英语思维更强调客观性。在英语中,几乎所有的事物都是可以当主语的,但是汉语不行。比如,Too much water killed the flower如果翻译成“太多的水杀死的这朵花”就不符合汉语习惯,应该是说“水浇的太多,花死了。”第一种翻译之所以别扭是因为汉语强调“杀死”这类动词的执行者必须是有意识的主语(animated);英语的kill并没有这种限制。

  这是按照汉语思维字对字翻译的,但是更符合英语思维的翻译是“A urgent telegraph forced me to rush to Shanghai.” 但是这句话如果直译为汉语又变成了“一封紧急电报迫使我去了上海。”,虽然可以理解,但在汉语看来却有些不太地道。

  再近一步,英语中的非人称主语往往可以非常生动,掌握这一点可以使我们写出非常地道的英文句子。

  由于中文用人称主语,所以人往往要早于动作出现。而在英语中,非人称主语(misery,jealousy)放在句首,更加有感染力。

  你不能只看好東西,還要多看垃圾。這個世界是由 90% 的垃圾和 10% 的好東西組成的,因此一個以英語爲第一語言的人,從小也是看着大量垃圾與庸作,以及少量好東西長大的。你要複製這個過程,就必須多讀垃圾。

  好在互聯網大大降低了發現垃圾的成本。例如 Amazon 上有很多 0 元的情色小說,是很好的入門垃圾讀物。

  若说「英语思维」在现在的英语教学中被当成万金油一样不管什么症状都抹一下,我觉得那确实是实情。如果因此就说「英语思维」纯粹是个幌子,那未免显得有些哗众取宠。

  我也赞同:如果在英语方面对自己没有很高的要求,而只是「能够与外国人沟通」,「能看懂一些美剧」之类的,真的不需要绞尽脑汁去研究什么「英语思维」。但是英语专业的学生,或者希望英语学习到一个比较专业的层次的人,都应该主动培养「英语思维」。

  「英语思维」到底是什么?它就是那种无法跟汉语思维斗榫合缝的思维,就是让你可以像一个以英语为母语者一样思考。初学者,借用我上面举的例子,如果还在「she steal a... 西瓜 yesterday」的水平,当然没法开始锻炼英语思维。只有基础词汇和基本语法准备好了,可以自由搭建句子了,才能开始谈英语思维的练习。

  这时候就可抛弃英汉辞典,开始纯英语环境下的学习了。比如,看美剧不借助字幕,或者只借助英文字幕。

  到有一天,当你发现你想表达某个意思,却发现只有英文的某个词或短语能精确地表达时,你的训练成果就开始显现了。

  比如说我一度不知道「sales pitch」用中文怎么说(到现在也不认为中文里有准确对应的词),我也不觉得「pathetic」的意思可以用「可怜的,悲哀的;感伤的;乏味的」来准确翻译。

  没有英语基础的时候,只能借助英汉词典。这是无法避免的阶段。这个阶段会让你以为「teenager」的意思是「十几岁的青少年」,你以为「embrace」和「hug」可以随便换着用,你翻遍「pitch」的十几个中文注释还无法明白什么是「sales pitch」,让你以为「touch base with somebody」是「和某人一起摸基地」……

  等到基础词汇足够了,你能看懂大部分用于注释的英文单词了,就应该跳到英英词典了,牛津也好,朗文也好,反正你得开始从「建立英文单词与中文词汇之间的联系」跳到「建立英文单词与其它英文单词之间的联系」了。

  在这个阶段里,「查单词」这个学习手段用得越来越少。你了解一个单词,是因为你在不同的语境中见到这个单词,从而了解它的准确用法。可能你第一次在美剧里听到「He got to my second base」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当你在不同情节中再遇到几回这个表达并且了解一些相关文化信息后,你不但明白了它的含意,而且还会弄明白它为什么会是这个意思。

  你很清楚地弄明白了「teenager」的意思,而且还开始了解「adolescent」「pubescent」等相关词汇。你开始熟悉「screwed」在美式口语里的用法,而不是英汉词典里说的「螺丝状的;用螺丝拧紧的;喝醉了的」。如是等等。

  到这个阶段的学习者,为数已经不多了。《Friends》这么火,又有多少人靠自己看懂了第一季第一集里Phoebe听说「Paul the Wine Guy」之后那句「Does he sell it, drink it, or he just complains a lot?」呢?这句台词里的「complain」用中文思维看来显得彻底无厘头,而这个笑话也根本没法用中文翻译出来——你没明白笑点在哪儿,不知道哪里有双关,其实也是因为你没有用「英语思维」。

  我是倾向于相信「萨丕尔-沃夫假说」的,也就是你的思考模式受到所用语言的影响。最简单的例子是当母语中细分的词汇被另一种语言包揽在一个词里的时候,比如「cousin」和「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比如「桌子」和「table;desk」。大部分中国人看到美剧或好莱坞电影里说「my sister」「my brother」的时候都心里直痒痒,迫切地想知道那是姐姐还是妹妹,是哥哥还是弟弟。正如很多英语母语者听到我们说「桌子」的时候心里直痒痒,想知道那到底是「table」还是「desk」。这些例子并不是说一种语言跟另一种语言比较时有重大缺陷,而是在它自己的语言文化中,这本来就不需要细分。等到真的意义重大不说清楚不行的时候,英文里当然有「older/younger sister/brother」,中文里也当然有「书桌、餐桌、茶几、课桌」等。不过客观上,它确实给语言之间的交流带来了困境,比如《绝命毒师》的首集里,字幕工作组就被那个「brother-in-law」搞晕了。

  你会知道每个英语表达的准确意思,你也知道每个中文表达的准确意思,你也明白它们之间无法一一对应,但是,你总能在翻译的时候用一种恰当的方式以尽可能精炼的语言把原文的意思表达出来。你知道什么时候「teenager」可以翻译成「少年」,什么时候最好翻译成「小孩」,什么时候应该翻译成「十几岁的孩子」,什么时候又需要翻译成「十三岁到十九岁的青少年」。就像「「干货」这个词翻译成英语应该是什么?」里@徐毅的回答。就像你看到「they were so close」的时候居然翻译成「煮熟的鸭子飞了」。你掌握的不是一个词或一个短语的「含意」,而是它的「精髓」,它的「神韵」。你在可以固守的时候固守,需要跳脱的时候跳脱,比如:

  搞清了这个问题,再看原问题言之凿凿的说:学英文就是为了培养英语思维,未免太搞笑了点。。。

  语言和思维关系的讨论,现在在中国远远超过学好英语实际所需要的程度,尤其是那位派出座下仙童在分别在豆瓣和天涯发动史上最惨烈版战和最痛苦长帖谈论有关英语思维的仙师,论著里尽是些什么认知语言学,什么脑神经学的销魂神论。旁征博引、苦口婆心,就是为了告诉你所谓思维的重要性——再联系到仙师的身份,多是商家为了忽悠人过去搞的玄而又玄的招牌,可仙师们又没给出什么靠谱切实的操作手法,最后反而让学习者无从下手,处处掣肘,于是顿生不知怎么办之感,再看看仙师给出来的国外先进的ESL学习法,什么TPR,什么Direct Approach等等,拿着不可能实现的条件来给读者画大饼,唉~

  于是就变成了提问者这种,学英语嘛你好好学就是,可我见到更多被英语思维神教忽悠的学习者,不去多练多输入,整天在这里感悟神功,天天胡思乱想,邯郸学步,浪费时间

  语言教学市场有一条巨大的利益链,其中任何一种论调的背后,必然有强大的利益驱动:论文、职称、图书销量、出版社和语言学校之间的收入分成,培训班抢生源......如果以实用为标准,教学法在亚历山大的时候就足够,而到约翰·辛克莱尔那里,可以说已经是登峰造极了,后来的Krashen,给出的所谓SLA二语习得理论,不过就是把大量优秀的教师和自学者的心得总结出普适的规律罢了。但是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人以教学为生,总会有那么一部分人,不甘心仅仅做一个一线小教员或者培训学校的小老师,想着著书立说,扬名立万的。也总有那么一部分人,学不精、教不好,需要炮制几篇论文来养家糊口,顺便浪费一下人类的林木和网络资源的。这些人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市场上、学术界一家或者几家独大的局面吧。于是,他们就会制造一个个“神话”,给“消费者”洗脑,为自己创造利润(详见各位仙师)。而现在语言教学市场上99%以上的成分,正是这种“神话制造”的产物

  目前不存在任何声称自己通过”英语思维“而成功学好英语的案例,可能我孤陋寡闻,但大家仔细想想,成功习得英文者,大多数是靠自己努力输入,尤其是原文原音的模仿得来的,几乎没有人声称靠英语思维学好的——某仙师的痛苦长文发出三年,成功案例:零,本学派的学习法代表门派,千万别学英语法,被很多人推崇,在大陆流行十年,成功案例:零

  大多数声称读完这些文章备受启发的,基本都属于英文基础不好的,而英文真正学的好的人,可以成名成家的,看看他们的说法吧:

  1,李笑来老师的英文水平,算很牛逼了吧,这样的顶尖人物,直接说了,不认真教学不好好思考教学法改良,忽悠你用英文思维的老师,差不多可以用SB二字称呼:

  ”所谓“英语思维”(抑或什么“英式思维”、“美式思维”之类的说法),就好像是英语老师手里的金箍棒——可大、可小、可长、可短、大可以砸人,小可以遮羞——尽管没有哪一个老师真的是孙悟空;它又好像是老师会念的紧箍咒——没有人能搞懂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反正只有唐僧会念,并且只要他一念就有人头晕脑胀疼得恨不能满地打滚——尽管没有哪个学生真的是孙悟空。

  要是所谓的装神弄鬼并非出自故意,那这样的老师不仅可恨而且可怜甚至可悲。我总觉得很多主张让学生“用英语思考”的老师就属于这种。他们其实并非故意装神弄鬼,他们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出于“善意”的建议也好、要求也罢,本质上是毫无可能做到的;而又因为这些建议要求彻头彻尾地不现实,最终只能成为学生的心理负担和阴影,不仅没有任何好处,甚至其害无穷。之所以说这些老师并非故意,只要稍加观察就知道:他们甚至分不清楚自己是正在“用英语表达自己思考的结果”呢?还是在真的如他们所说在“用英语思考”呢?

  2,赖世雄老师,有兴趣看看他的优酷视频,这样的口语水平,在国内可算是一绝了吧——但他在自己的讲座和公开的访谈中多次说过:他自己做不到英语思维,也不知道什么叫英语思维,中国人也不可能脱离母语环境学习英文,条件上就做不到,而且他自己的口语练习方法,很多是借助汉英字典

  3,《英语常用词疑难用法手册》的作者陈用仪先生,语言水平可用震古烁今来谈,除了英语是学校科班教的,其它七八种外语都是自学或者半自学,靠自己摸爬滚打全都达到全国顶尖水平。好几种语言都到了翻译文学名著领袖著作、为领导人做同传、给商务印书馆编词典、在北外教研究生...这种级别,陈先生英语水平的第一次大飞跃,也得益于使用汉英词典(尝试翻译《荆轲传》)。所以,那些一听到汉英词典就乱扣中式英语帽子的人注意了,陈先生这样一位十来门语言同时达到国家领导人翻译水平的老前辈,用亲身经历告诉你了,汉英词典绝坏不了事

  一个是在培训机构任职的竖子,一个是韩国棒子(原谅我没用SB称呼他们),提出来的莫名其妙的思维畅销全国,忽悠N多人,不好好学英语,整天去领悟什么英文思维,真是扯淡之极

  用篮球做比喻吧,整天不好好学习,瞎讨论这些理论东西,就好比你对三角进攻的领悟远超禅师菲尔杰克逊,但基本的投篮运球脚步等基本功全无,你也还是打不好篮球

  关于语法翻译教学法和传统教育法,坊间还有各类似是而非的攻击,实在是大谬大谬,扯淡至极,到处标新立异,高喊着“批判传统教育体制”的口号自己意淫全国,看到学子都开始练听力读原版,跟着英语美女热火朝天的干起来了,这些人物仍然跑到天涯去发帖:你这样干不对,来来来,看我给你演示怎么的

  我问一句:我在知乎提出来的所谓播讲类材料也好,跟读也好,学音标也好,练听力也好,读原版也好,读语法书也好,哪一条不是“传统的教学路子”呢?你看那些英文高手,哪一位不是按照这个路子学好的?100%逃不掉的吧

  至于现在的什么真题辨析,单词谐音,考前培训,做题讲解,真是不堪入目,令人难以忍受,我明确告诉你,90年代那个时候英文培养体系是无比靠谱的,现在的培养,各个都搞应试而不是搞英文输入去了,目标统统是“为了通过考试”,而不是“为了学好英语”,这期间新东方真是起着推波助澜为虎作伥的作用,而江湖派的目标却是“为了培养英语思维”,仍然不是“为了学好英语”,真是奇谈怪哉

  而那些顶着所谓英语思维神教来批判“传统教育方法”的傻逼们,连“应试教育法”和“语法翻译法”区别都没弄清就瞎说八道,语法翻译法真是躺着也中枪,最关键的问题是到现在我也没见到英语思维神教教主和教徒拿出任何有建设性的意见和措施出来

  各种方法都有自身的长处和短处,正好可以结合使用。除非是身处英语国家且语言天赋较高,否则学习过程中不夹杂母语,完全通过体验浸润,自然学会的论调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这一句话你就知道某某石碑某某仙师统统都是狗屁了)

  所谓的口语交际法,英语思维法,什么浸泡法,浸泡来浸泡去,浸泡了很多年了,没见到浸泡出一个新世纪的林语堂嘛,也没见到浸泡出一个钱钟书嘛

  还有种流行说法:教材我只用原版的,国内砖家叫兽编的就算了吧。XX专家,以英语文笔见长,文章受到同行一致好评,可是一个美国随便研究生,就能在此人的文章中挑出一大堆错误来...

  这不是字字对应的原话,而是我模仿网友的口气写的,但是意思绝对没有曲解,而且列位看官也一定同意,这种说法在网上确实常见。每当看到这类言论,我老是莫名其妙的心痛,因为从中可以看出中国英语学习者,对语言正误标准的混乱

  且不说国内的教材未必都是这一个叫兽编的,没必要不分青红皂白一概排斥。即便此人的文章真让某美国普通研究生挑出一大堆错来了,我倒要问问,此研究生按照的是什么标准?英语国家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说的写的,就一定是正确无误的标准英语吗?

  美国的世纪学者,大历史学家雅克·巴尔赞(Jacques Barzun),在语言方面的造诣也非常高,曾帮助他的好友Wilson Follett完成遗作Modern American Usage——在美国辞书界享有崇高地位的用法词典。巴尔赞对他的研究生的英语能力,就颇有微词。后来实在受不了了,专门写了一本作文指南,叫做Simple and Direct,建议大家找来看看。

  你想,能跟着巴尔赞做论文的研究生,那不能算是普通研究生了吧,应该算是学术界精英中的精英,处于当世人文学界金字塔的最顶端,毕业后都要到哈佛耶鲁当教授的。这样文化程度的人写的英文,按照巴尔赞的标准都是不合格的,一个普通的研究生,凭什么挑别人的错误?你怎么知道,一定是中国砖家叫兽错,而不是美国普通研究生错呢?

  举这个例子,并不是非要辩个谁对谁错,而是告诉我们,以英语国家受过高等教育的普通人,作为英语对错的标准,显然不是绝对的,更不能轻易用来否定别人。 那应该以什么为标准?这个问题又很难回答,因为这更多的是个人判断,美国人、英国人自己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一个最方便操作的方法,我想大家也都想到了,就是参考权威工具书了

  学英语就好好学,听说读写各个功夫都下到位了,大量输入佐以模仿,大量翻阅参考书和工具书,没事不好好做这些,天天凭空去感悟什么英语思维,痴人说梦,无聊又无耻!

  有人拿在有没有在国外生活过说事儿,我这么说吧,上文中提到的赖世雄老师可不止在国外生活超过两个月,人是明尼苏达大学正儿八经的硕士毕业,陆佩弦先生,当年出国之后,英文水平就连英美名牌大学文学系的学生都自叹不如,老一辈的英文学者教学严谨无比,从未提出过什么思维之说,孙瑞禾先生讲过思维的说法,但他老人家提出过一整套的分析方法,今人学英文都是被培训机构主导的什么英语思维所误,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拿老外来说事儿,可问题是,什么样的老外能算标准呢?拽着一口whats up, man的卖菜小贩,跟文学系教授能相提并论么?国人学英文都多少年了,动辄就提什么流畅口语,能不能长进点?看看李赋宁先生写的文章,清楚流畅,读起来舒服极了,为什么还有人拿着国外的幼稚园水平的语言来作为范本?搞不明白

  真要说英语思维,许孟雄先生和孙瑞禾先生,就谈过思维,也明确指出,中英句式结构不同,比如冠词没有,介词无重要作用,因此要好好研究,孙瑞禾先生写了几本非常牛叉的书来论述这些区别,大大减少了我们的弯路,他就自豪的说这是自己的思维研究学习法

  而这样牛逼的人物(英文水平让国外名校文学系研究生都自愧不如的),这样牛逼的书,可大大减少我们学习弯路的,现在居然被一些培训机构的竖子和傻逼们给攻击说是中式英语,语法翻译法,效率低下,英语思维成了自己语法不好,完全没用弄透过英文的collocation,usage,还有structure时候的掩饰语,最后实在说不过你了,就用一句“你没在英美国家生活过!”来做遮羞布,掩面遁走,实在太可笑了

  我老师说过,很多海归的英文,基本都处于蒙昧状态,完全就是英美国家小学一二年级水平都不到,看他们的英文,能把人活活气死,什么时候能不能不要再拿英语思维说事儿,并且偷换概念,把英文固有的collocation,usage,tense,grammar structure说成是英语思维了?哪怕你要说英语思维,也请像许孟雄先生或者孙瑞禾先生给出完整的解决方案好么?

  最后推荐一些参考书,有关学习词典就不说了,重点说说collocation和usage方面的

  英语常用词疑难用法手册 (豆瓣)(陈用仪著) ,这本书是目前最适合通读的书了,常翻常查,颇有趣味

  李笑来力荐的英语阅读参考手册 (豆瓣)(叶永昌著) ,这本比较薄,也推荐通读一遍

  之所以强调中国人写的usage,是因为原版工具书里,找不到代替品。这些书根据中国人学英语的特殊困难,把散落在各类原版工具书角角落落里的细枝末节,加以归纳整理,分析讲解,针对当代中国英语学习者粗枝大叶的致命伤对症下药。如果手头能备一本,遇到疑难问题勤查细究,或者常常翻阅,对于英语真正“入门”有莫大裨益。

  最后,请不要把英文固有的collocation和“英文思维”混淆起来来误人子弟,针对英文固定的搭配和表达,我们也是有完整解决方案的

  常见的Collocation,查这两本足够了牛津英语搭配词典 (豆瓣)朗文英语联想活用词典 (豆瓣)这两本书有电子版,完全可以在深蓝词典中安装

  这些东西,完全是英文固有的东西,好好学习便是,自然可以达到精准和熟练的程度,而那些整天就知道背诵新概念,连Collocation,thesaurus,The New Fowler#x27;s Modern English Usage (豆瓣),莫说读过,听都没听说过的人,张口闭口英语思维,是不是太搞笑了点。。。

  把自己当婴儿 怎么学的汉语就怎么学英语 7*24小时的学 最多五年 基本交流就完全脱离思维中转了 这个基本交流包括所有只要不是学术专用知识 如果你每天只有两三小时学英文 剩余时间全是给中文的 五十年也达不到上述五年的效果 最明显的例子 美国在唐人街活了几十年的中老年人英语说不过他们不到十岁的孩子

  我大学美国学的戏剧 全系就我一个外国人 莎士比亚那是蹲在马桶上都还在背 到了大三不仅当上了音乐剧和悲剧的主演 还拿过一次全市男配提名

  当然代价就是汉语表达退化了 其实我不太相信那些多国语言的天才(托尔金这样的非人类除外)一个人一生最多精通两门语言 是精通 不是会打个招呼就算会说一国语言了 因为语言跟文化分不开 而文化只有亲自体验和陶冶才能深入人心 就像你从中国英语老师那里永远学不到原汁的英文

  there is some weed, lets get high

  很容易的,我大学两年级暑假在上新东方GRE,好无聊啊无聊得快死了。我爸妈出去旅游了一个礼拜,我就翘了一个礼拜课,没日没夜把10季的Friends一块看掉了,自此以后所向披靡,想不用英文思维都难。。。

  而且我发现我从美国回来以后英语越来越好了(普通美国人的英语真是一塌糊涂不如不要跟他们讲话),所以在外国生活也不一定会让你英语更好(当然活几年也没坏处),因为日常生活里用的都是词汇量不超过200的白痴英语,还是看书、看剧,以及跟聪明人彻夜长谈有用点。

  大学四年是全英文教学,而且是需要较多英文阅读和论文写作的专业。虽然没有理论依据,但有一点实践中的体会。作为一个英文一直还不错的人(在这里无法证明信不信由你),我在大学最后一年得出的结论是:

  我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在写比较长的论文时,做的笔记都是英文的,当梳理逻辑和观点的时候,重新读一遍非常的累。因为英语有很多的从句,而且不便于缩略记忆。

  以前迷信所谓英文思维,所以很多东西会用英文标注或者记忆,后来我发现在自己做的笔记上,加上一点中文备注,重新和思考的效率大大提高,梳理逻辑也变得容易得多(当然只限于思考,阅读和写作还是得用英文)。

  既然语言都是工具,掌握了多种语言就拥有了多种工具,在不同情景下选择需要的、

  如上述很多答案所说:大多数人所说的英文思维,是对英语文化的了解,即与Chinglish相对应的地道英文,而真正思考问题的时候,大脑在使用哪一种语言,自己大概根本是无法意识到的。

  此外,在一定的情况下,不同语言下的思维是无法打通的。很典型的一个例子是Presentation,这个词完全无法用中文思考,因为中文里没有相对应的概念。这种时候用英文思考,能不能算英文思维,个人觉得是存在争议的。

  2.不排斥中英文实时转换的思维方式,只要能帮助你提高表达效率,可以接受。

  很多人说要学会用英语思维,think in English。这个目标也困扰过我一阵,到底什么是用英语思维,我也没看到好的可执行的解决方案。我是学计算机出身的,计算机的一个特点就是执行代码。对一个问题要怎么求解,一般都会有一个算法来解。算法一步步安排好,先做什么再做什么,遇到情况怎么处理,都由算法规定。那英语思维这个问题有算法来解么?这个问题太高深,目前我无法回答。

  我甚至无法判断我的思维是英语思维还是汉语思维还是混杂思维。虽然我在写公文材料的时候脑子里会冒英文,句子写不顺的时候会想这个在英文里就是这么说的,说话着急的时候会跳出一两个单词,但是我也会在心平气和写作的时候内心拂过优美的唐诗,婉转的宋词以及偶尔几幕不太明白的元曲。那这究竟是个什么状态呢?

  后面我想明白了,如果一个问题难解,那么不妨换一种方法。如果不能求到最优,那我们拿到一个次优可行解,也是何乐而不为的事情。

  我们不说英语思维那么高大上的东西了,来接接地气吧:如果你在说英语的时候,没有英语思维的武器,那就用中文想,中文你会说什么,中文你会怎么说,然后你再想想中文的这个意思是怎么用英文来表达,于是这个问题就解决一半了。再假如将中文的意思转换成英文的时间缩小足够短,这样基本上可以“装腔”成英语思维啦。

  一是,我认为语义是脱离语言的,与语言无关的,作为中国人,多数时候它的承载语言是中文,可仅仅是承载语言而已。计算机领域里的人们一直想做语义网络(做好了语义网络,你可以直接与百度对话了,这个话题可以再写),但是也没有太多的进展,(最近的深度学习技术算一个吧)就是因为这个语义比较抽象,计算机无法理解,但是大脑又能很好地感知。

  三是,只要把转换的速度优化的足够好,这个解决方案也是可以接受的。这个就是后续口译翻译部分会涉及到的。

  首先,语言本来是有其内在表达逻辑的。这种逻辑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语言思维。换句话说,我们想表达一句话的时候,一定需要有一个思维引导我们,把相关的内容以一个合理的方式说出来。

  很多英语机构在拿这个东西说事儿,不是空穴来风。但根据我个人的工作经验,并非所有标榜这个口号的人都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些教师和机构无非是拿这个概念炒作,显得自己高大上,实际上教学手法极其陈旧,他们自己都一口Chinglish ,拿什么去培养英语思维。所以看到高票答案里反对这个概念时,我想说这和整个教育行业鱼龙混杂的现状有关,并非这个概念有问题。

  所以,认为自己被英语思维忽悠了的同学,建议去找坑了你们的老师讲理去。是他们没给到你正确的思路。

  话说回来,英语思维到底该怎么培养?最基本的一个途径,也是目前我给学生们推广的方法,就是大量做精读。先理解英语表达方式的基本模式,然后在阅读中不断的去理解这些表达方式的各种呈现形式,在这个过程中逐步抓住词性,时态等等各方面的概念和逻辑,然后逐步的跟上写作和听力,最后再慢慢推进到口头表达练习,一步步的去除中文的影响。

  作为二语学习者我们不可能从一开始就排除掉母语,但这就像一个断奶的过程,随着对英文理解的加深,要逐步的消除理解英文时汉语的参与。

  所以,英语思维很重要,我见过辛苦学了十年依旧没效果的学员,就因为练习方法不当才导致了他卡在瓶颈上突破不了。

  语言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思维是其中各种语法和逻辑的综合。无论如何,学语言过程中大量的练习是必不可少的,只是在了解了语言逻辑的基础上,我们的练习会更有效率。

  但如果有机构老师忽悠说英语思维就是老外看待事物的想法方式,你可以一耳刮子糊死他了。

  如果你是一个英国人,你说There is some weed, lets weed。你自然而然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如果你是一个学英语的汉人,你则会把第二个草翻译为除草,然后理解这句线:汉语:这有一些草,我们来除草吧。

  如果是多义的话,夏爷(@Chris Xia)曾经有一个关于单词多义的介绍。以及夏爷很不喜欢的Lackoff,不对,是Lakoff,曾经在 Metaphors We Live By中曾经提供了一个可能适合学习的framework。嗯,我的意思是,虽然Lakoff关于认知这块看上去就像社会契约论以及其他一些关于伦理学中关于原始社会描述以及洛克的劳动价值论一样扯,但是如果我们能够称为一个加载Lakoff式的认知系统的人,也许能够更好的掌握一些东西,也就是对于单词用四大类的metaphor和人类体验的方式去理解。

  但是单词其实是小事.....我现在觉得语气语用和相关的修辞才是大事。为什么这种修辞手法有效?产生了什么效果?才是真正的所谓的「英语思维」下的东西

  我以前常瀏覽一個語言交流的網站, 指導過一個日本人, 他的作文文法錯誤非常少, 有著和其文字水平不相配的文法知識。後來, 在認識之下, 他在日常的英語信件中, 都花上幾個小時去寫, 其時間都花費於如何正確表達我的語境, 我才說出一個我從不和其他學習者說的話: 試著用英文去思考, 這樣自然能寫得快。(後來他考了Toeic 是八百多分, 雖然不算很高, 但也是熟練者了)

  這是我在Heroes 中看到的一個段子: 一個會讀心術的異能者, 在攻擊一個人, 希望獲得目標物的信息, 那個人無論想從廚房拿刀還是用甚麼計謀, 也被識穿了; 後來, 他想出用(不記得是西班牙文還是日語)來思考, 成功在桌下拿出手槍。

  這個做法我和兩個人說過, 得到的反應是:不可能; 一個人的思考中, 必然是其母語。

  說粵語的人大約都會知道怎麼用普通話寫文章, 當然, 那思維差別沒有像用英文的巨大。但箇中的差異, 只要仔細想想的話, 就知道了。

  When angle ABE is 30 degrees, angle ADE must be 60, and the corresponding angle BDE is also 60. 60 plus 60 plus A is 180; A is 180 minus 60 minus 60; 60.

  when i was 30 the sky was blue birds were singing boys are running, but now , the sky was dark and all the things moving stopped. the city is like dead.

  思考的過程你只能用你已經可以用作思考的字, 把那些字雕琢一下再寫出來的話:

  最常見是修正Tense, agreements, 和articles. 把它們留意下就可以寫出來了: The boys were running all around.

  Today I went to market to buy ingredients. 需然還是有點怪, 但比起最少能用句子來說, 只把I 保存一下, 和中文其實幾乎一樣啊!

  在思維中看到市場的時候, 其實想到market 也是十分正常的吧...只是把名詞和動詞換過來而已。

  英文中使用 I dont need to eat much, because I am very slim. 的情況卻多著呢。

  像在寫 if(a==1){ } 時, 不是為了防止編譯錯誤, 寫成if(1==a){} 的人在外國還真的很多。

  背後也是因為1 這個才是重點。就算到最後沒把a 寫出來, 邏輯也是比只有a 完整得多。

  Yesterday I went to the Supermarket to buy some food for the party of my brothers.

  Yesterday I wentat Supermarketa buy some food fort par-tyf my brothers.

  All of the total commands are not needed for controlling robots, which are not organic.

  Allfa total commands aint needed for controlling robots, which aint organic.

  我覺得把be not 轉為aint 是減少agreement 在思考中轉換的時間而出現的. 不要把時間留給沙石, 但當然前題是你要知道他的正確式是甚麼。

本文链接:http://losmochileros.net/duoyiwenfa/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