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盛通彩票 > 多义文法 >

《五十二病方》构词法的研究pdf

归档日期:05-25       文本归类:多义文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硕士学位论文 《五十二病方》构词法研究 学科专业:汉语言文字学 研究方向:汉语史 指导教师:喻遂生教授 研究生:张正霞(2001159) ’内容摘要 自十九世纪以来,我国出土了大量的简牍帛书文献。1973年,湖南长沙 市郊马王堆汉墓出土的文物、文献震惊了中外学术界。《五十二病方》是其 中篇幅较长的帛书医籍文献,内容由五十二个临床病方组成。《五十二病方》 口语性强,是研究战国时期语言的较好材料。本文从构词法的角度,全面统 计了《五十二病方》的复音词,并探讨了《五十二病方》词汇的特点以及汉 语复音词产生演变的规律。 本文研究《五十二病方》的复音词,主要采用了统计、比较、归纳的方 法。全文主要分为:复音词概说、复音词例析、复音词统计分析三章,并附 《五十二病方》复音词表。 通过对这些问题的研究,总结了汉语复音词产生的原因、发展的规律, 希望为汉语史的研究提供可资借鉴的材料,为汉语言词汇的规范、丰富提供 有益的参考。 关键词:马王堆 汉墓 帛书 五十二病方 复音词 构词法 Thesisfor Master’S Degree A of thewordformation Study About Fifty-Two Therapies Major:Chinese ofChinese Philology Specialty:History Linguistics Supervisor:Prof.Yu Sui—sheng Author:Zhang Abstract Itis thatlotsof reported documentsof Bamboo and Silks Slips have been excavated from Ancient TombsinChina since19 was century.It that thesilk books important ofHan inMa Dynasty in1 which province 973,of Fifty-Two was than Therapies theothers. longer Itis made of about52 up kindsof of its therapies.Because spokenChinese, the documentisakindof better material for the of the studyinglinguistics of period this ZhanGuo.Therefore,inauthorhas paper,the studiedthe or wordof disyllabic polysyllabic fromthe Fifty—Two Therapiesviewpoint ofword formation.Andthe author has into prelimilarilyprobedits characteristics and vocabulary the rulethat or has disyllabic polysyllabic changed. Inthe used the article,We statistical method,comparative method,the inductive methodto the formation study of or word. disyllabic polysyllabic This is madeof paper up three parts. First about the of part:summarizing or study disyllabic polysyllabic; Second forthe anddifficult or part:analysing important disyllabic the of book; polysyllabic tofind Third statistical fortheresultofthesecond part:the analysis part theruleand characteristics; words:MatombsofHan Silk books, Key Wangdui Dynasty,the Fifty-Two or Therapies,disyllabicpolysyllabic. 绪 论 一、引言 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历史悠久,文化灿烂,尤其是甲骨文、金文、简牍、帛书的发现,更打破 了传世文献一统独尊的局面,活跃了学术气氛,开拓了学术领域。国学大师王国维独具慧眼,率先肯 定了它们的学术价值。王先生在清华国学研究院任导师时,曾在《学衡》杂志上发表《最近二三十年 中国新发现之学问》一文,明确提出了“二重证据法”,即“纸上之学问赖于地下之学问”。0日本汉 学家太田辰夫,在他的《中国语历史文法·跋》中,也提出以同时资料为基本资料,以后时资料为旁 证的方法。“所谓‘同时资料’,指的是某种资料的内容和它的外形(即文字)是同一时期产生的。‘后 时资料’基本上是指资料外形的产生比内容的产生晚的那些东西。”o他们的观点都给汉语研究以方法 论启迪。从此,甲骨文、金文、简帛研究在学苑里独辟蹊径,成为出土文献研究的主要组成部分,与 传世文献研究相互印证,相互促进,共同繁荣。我国先秦的传世典籍,由于遭遇过秦始皇的焚书坑儒, 大量文献失传,汉代文化复兴,许多文献是靠辗转传抄而复得的。辗转传抄,免不了错乱、脱衍,这 使文献真伪难以辨认,年代难以确定。有了出土文献,可使二者互相弥补。上世纪出土材料大量发现, 有人兴奋地提出要重写中国学术的历史。在众多的出土发现中,1972年初至1974年初发掘的湖南长 沙马王堆汉墓,出土了震惊中外的帛书、竹简,这些重大的考古发现,引起了广大专家学者的兴趣, 他们从纺织学、历史学、医学、语言学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成果丰硕,为各自的学科发展作出 了重大贡献,对我国的许多学科的研究带来了新的契机。 楚地疆域广阔。成王封楚时,楚方圆不过五十里左右,到战国时期,楚国疆域阔大,南到五岭, 北近黄河,东北到鲁等地。西到今天的湘、鄂、川、黔边界,东南到会稽以南,包括湖北、湖南、安 徽、江苏四个省的全部或大部,以及河南、山东、陕西、江西、浙江等省:楚地杂有百越,境内有许 多民族,主要有华夏、东夷、南蛮。南蛮包括许多少数民族,如百越、群蛮、百濮。楚地风骚千古绝 唱,形成独具魅力的楚文化,本文对《五十二病方》复音词构词法的研究,也是从另一角度探视诡异 的楚文化。 二、帛书《五十二病方》简介 1、出土和整理 1972年,考古工作者开始有计划、有组织地对长沙市郊马王堆汉墓进行发掘,出土了大量文物。 1973年11月到1974年初,考古工作者对马王堆汉墓二、三号汉墓又进行了发掘。获得了一批更加珍 贵的历史文物,特别是帛书和竹筒。这三座墓是西汉时期长沙国丞相轶侯家族的墓葬。根据三号墓出 土的纪年木牍,可以确定该墓的年代是汉文帝十二年(公元前168年)。三号墓出土的帛书,有十二万 余字,其中字数最多的是《五十二病方》(以下简称《病方》),全文共计14700字。《病方》书写在宽 达24厘米的半幅帛上。帛书埋藏时被折成三十余层,由于年代久远,出土时折叠处已断裂,成为长方 形“页”片,一部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故宫博物院和整理小组的同志们尽力拼复,仍不能完全复原。 这部书原无书名,书首有目录,正文中每种疾病都有抬头标题,标题与书首目录一致。每釉病名标题 F分别记载各种不同的方剂和疗法,各以“一”字作为标志(与后代的序号相似),少则一、二方, 。李学勤,简帛佚籍与学术史【M】,江西:江西教育出版社,2001年,第3页。 。太Ⅱj辰夫,中国语历史文法【M】,北京:。京大堂出版社,1987年,第382页。 多!liIl二、二十方不等。内容为治疗五十二种疾病,因此,整理小组定名为《五十二病方》,“并丁1985 年由文物出版社出版。本文材料亦来自此版本。 2、成书年代 《病方》虽出土于汉墓【汉文帝16年),但是帛书的成书年代却无明确的记载。对丁其成书年代, 学术界有春秋战国之际说,。战国说,汉初说三种。但是,通过对《病方》复音词构词法的探讨,我 {f_I认为《病方》的成书年代可能是战国末期。下面从《病方》的内容、文字、语言等方面予以陈述。 括题目和正文),涉及内科、外科、儿科、妇产科、五官科。内科中有肌肉痉挛、小便不通、精神病、 寄生虫;外科中有械伤、化脓性疾病、动物皎噬、肛门病、皮肤病、瓣瘸:妇产科有脐带风:儿科有 痫病;五官科有眼病。药剂有汤荆、散剂、丸剂。治疗方法有灸法、砭法。《病方》记述的内容,与 传世占代医书对照,在医学理论、实际治疗法上更为原始古朴。据《汉书·艺文志》录,西汉时尚存 医经七家,医方十一家,共计书四百九十卷。经过长期的历史动荡,现存最早医书仅仅《黄帝内经》 一书了。《五十二病方》与中国传世晟早医书《黄帝内经》比较,有很大区别。主要表现在:《病方》 不见五行学说,少见阴阳学说。很少提到脏腑名称,没有具体腧穴名称,很多病名不见于《内经》。全 稍药名243种,仅部分见于后来的《神农本草经》和《名医别录》:若干病名不见于既往文献,也不 详为何病。书中有汤剂,散剂,丸剂,不见水丸和蜜丸,却有温丸、油丸、醋丸;医方无名,用药剂 量也不精确。大都为估量式。而无秦汉以来的度量衡记载{《病方》有炙法、砭法,而无针法,这些 特点都体现了早于战国时期的《黄帝内经》。关于《黄帝内经》的成书年代,历来有不同的说法,根 据姚际恒《古今伪书考》研究:“《黄帝内经》其中所言有古近之分,未可一概论也。”o付维康、吴鸿 洲说:“大约在战国时代,《内经》已经产生,经过秦、汉时期增补修改,逐步充实丰富。以后,在其 版本流传过程中,又有所因革损益。”。如果《黄帝内经》的主要内容在战国时期已经成书,《病方》 最晚也应在战国时期产生。 其次,文字方面。《病方》正文篆字,字体不同于秦统一后的标准小篆。与四川青川战国秦墓武王 二年(公元前309年)更修田律木牍对照,从用笔、结构分析,有相当部分字体相似或几乎为同一模 式。青雕木牍带隶意。雨《病方》字体尚为篆体。字体吉拙厚重。《病方》中的“也”写成“酸”,这 种字在秦统~以前,在秦国铭文中亦可找到。古书中“择”与“释”通,汉代以前的人时常把“释” 写成“择”。《病方》343行:“虽已,复傅,勿择(释)。”此行中的“勿择”即“勿释”。因此,我们 可以推知《病方》的成书年代应在汉代以前。 最后,语言方面。《病方》词缀单一,只用了词缀“然”,而无《论语》、《孟子》中的“若”、“焉”、 “如”、“尔”等词缀,这与战国末年的《韩非子》、《晏子春秋》相似。称数法古老。《病方》属于口 语性非常强的俗文献,特别是医学类的方剂文献,其称数法有特点,度量衡的单位词,分数表达法, 倍数表达式都具有传世文献不同之处,新奇又古朴,表现了数、量、名丰H结的历史面貌,体现了语言 的早期性。 《病方》中使用了楚地的方言。《病方》中的用词,有明显的方言词,194行:“取芥衷(中)荚。 壹用,智(知)。”整理小组注:“智:知,奏效。《素问·腹中论》:‘一剂知。二剂己。’《方言》:‘知, 愈也,南楚病愈者或谓之知。“’ 从以上研究情况可以推测:帛书《病方》的作者可能是楚国人,《病方》成书时代可能在战国晚期。 尽管有人认为以文字为据不可信,但我们认为文字至少可作参考。 ”马继兴、李学勤,我国现已发现的最古医方~帛书《五f一二病方》[J】,文物.1975年,第9期。 。张娃成,简帛药名研究【M】,重庆:西南师范大学Ⅱ{版杜,1997年,第3页。 。姚际恒,古令伪书考【M1,苏州嘉鱼坊西文学山房发行,1926年。 …付维康、吴鸦洲,黄帝内经导读M】,成都:巴蜀书社,1988年,第23页。 2 三、各领域对《五十二病方》的研究 自1975年,文物出版社陆续出版了马王堆汉墓出土材料,海内外便掀起了』1‘泛的研究热朝。对 《病方》的研究,主要是从医学,宗教,语言文字等方面进行的。 由于《病方》是我国最古医方,有许多方面与传世的最古医书《黄帝内经》以及药物学书籍《名 医别录》、《本草纲目》等不同,因此,对《病方》的病名,药名的异名的考释很多。有《(五十二病 方)中的“隋”字考辨》等十多篇论文;。先秦时代巫医不分,甲骨文中没有“医”、“药”二字的记 载,《山海经》有了“巫”的记述。《山海经·大荒西经》:“有灵山、巫咸、巫即、巫鼢、巫彭、巫姑、 巫真、巫札、巫抵、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爰在”。郭璞注:“皆神医也”。《病方》中杂有 浓郁的巫术色彩,有二十多条祝由语,大多体现了古代“移精变气”的医学思想,对此也有少量的研 究文章,如张丽君的《c五十二病方祝由之研究》,美国亚历山大学的夏德安的《五十二病方与越 方》等。 语言是人类思维的工具,文字是语言文化的载体,对文献的语言文字的考释、研究,有利于正确 理解文献。对《病方》从语言文字角度研究的著述不多,徐莉莉先生《论马王堆汉墓帛书(肆)的 声符替代现象及其与“古今字”的关系》,王建民先生《马王堆汉墓帛书俗字研究》(西南师范大学 汉语言文献研究所2002届硕士论文),日本神奈川大学大西克也《帛书五十二病方的语法特点》(《马 王堆汉墓研究文集》湖南出版社、1994年5月第1版),徐莉莉《帛书五十二病方中的“财”》(《辞 徐莉莉的《马王堆汉墓帛书(肆)所见称数法考察》(《古汉语研究》1997年第1期),专著有张显成 师的《简帛药名研究》(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10月第1版),《先秦两汉医学用语研究》(巴蜀 书社,2000年4月第1版)。 四、论文内容及其研究方法 语言的发展具有一定的稳定性和渐变性,因此,我们在研讨中始终以历时的观点分析《病方》的语言 现象,采用穷尽性的统计方法,做到定性定量的研究,“事实胜于雄辩”,用语言材料揭示语言规律。 在研究中,为避免孤立、静止的分析,本文比较不同时期的材料,别其异同,求其规律,希望能为汉 语史的研究提供可资借鉴的材料。 1、内容 本文对《病方》进行构词法研究,主要对《病方》的复音词的界定、复音词的词性、复音词的语 义、复音词的构词结构、新词新义进行探讨。 构词法方面,我们全面统计《病方》的复音词,从音节角度把词分为单音词、复音词。复音词按 照词性分类。复音合成词,按照结构形式分为联合式、偏正式、动宾式、主谓式,动补式、多层次合 成词等。对每类词都统计其数量、出现频率以及百分比。 关于复音词的研究,历来都是棘手的事情,但是,复音词的研究又是语言研究中不能回避的基本 问题,本文只能是尽力作些探讨,为汉语史的研究工作起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2、研究方法 第一、坚持“史”的观念。我们在对《病方》中的复音词做静态的描写时,又把它们放到汉语史 的长河中去,探讨其历史地位和影响。 第二、采用历史比较法。同甲骨文、金文、《诗经》、《论语》、《孟子》先期文献比较;与同时期 《庄子》、《晏子春秋》对比;与后期的《武威汉代医简》等文献进行比较。 第三、不受文字形体影响。先秦时期“学在官府”,一般老百姓很难接受教育,从事治疗疾病的 。赵有臣,《五十二病方》.中的。‘隋’’字考辩【J】,文物,1981年,第3期。 3 人被称为“医:[”。《说文》:“医,治病【也。~医』_1二”的地位很低,不可能接受很多教育,因此,其 学习可能是靠师徒口耳相传,能用文字记录的,文字节写又不规范。《病方》便是如此,其中错讹字 较多。因本文不对《病方》作文字探讨,故我们统计词频时,不计较字形。 第四、不考虑语音差异。战国秦汉时期帛书的语音,周祖谟。、刘宝俊、李玉等先生已作过较为 全面的研究。他们认为战国秦汉时期的帛书为楚国人所著,帛书的语音属于楚地方言音系。现代方言 研究证明:方言在语音上的差异明显,在词汇上差异较小,在语法上差异更小。因此,本文的研究不 考虑方音问题。 第五、《病方》为出土文献,由于长期深埋于地,受到不同程度的磨蚀、浸漶,不可避免地有一 些残缺:另外,《病方》为古老方剂医书,无传世文献对照,有一些语言现象暂时无法作出解释,故设 立未详类存疑,以待来者。 五、本文体例和使用的符号 1、本文例句均出自《马王堆汉墓帛书(肆)》,例句后的数字为该例句在帛书中的行数,例句后 的“残”字表示帛书残文部分。整理小组把残文另行编排,另行编号。 2、为了保持释文的的原貌,引用例句时,照原文抄录,但在其他处,文献中的假借字、讹误字径 出通行体。 3、释文中使用了以下符号: (),表示前一字是假借字或异体字; 【】,表示补出的残缺文字: ,表示改正讹误字; 口,表示无法补出或不能辨识的残缺字; 团,表示残缺字数无法确定: 4、本文例词后括号内的数字,表示该词在《病方》中出现的次数。 5、本文中的“整理小组”指由唐兰、李学勤、马继兴、周世容等先生组成的的马王堆帛书整理 小组。 6、联绵词的音韵判定标准,悉以郭锡良先生的《汉字古音手册》为准。 第一章 《五十二病方》复音词概说 一、对词的认识 l、词与字 记录汉语的书写符号是汉字,大多数情况下,汉字与汉语是一音一字对应的,因此,在人们的思 维中,汉字有音有义,汉字便是口头说的、书面写的一个明晰的单位。当现代语言学输入中国后,对 于泊来品的“WORD”(英语“词”)、“CJIOBO”(俄语“词”)和传统小学的字,人们总是纠缠不清, 存在不同的看法。按照语言类型来划分,汉语属于孤立语,在形态上缺乏规律性的变化,因此,区别 这两个不同学科的单位是比较困难的。赵元任先生曾明确意识到:“有许多概念不可能找到如此相似的 对应,印欧语中的WORD这一级单位就是这一类的概念,它在汉语里没有确切的对应物。…‘汉语是 不记词的,至少现在还是如此。在中国人的概念中,‘字’才是中心主题,‘词’则在许多不同的意义 。。周祖谟,汉代竹书与帛书中的通假字与古音考订【A】,音韵学研究【c】,1984年,第5期。 4 上都是辅助性的副题。”。徐通锵先生也指出:“我们现在知道的语言研究,无论是希腊一罗马或印度 的语言研究,还是我国传统的小学,都是根据文字提供的线索对书面语进行详尽研究的结果。现代的 结构语言学虽然标榜El语的描写,但除了那些无文字的印第安语的研究以外,排除文字干扰的语言研 究实际上只是一种假象,因为语言学家都在自觉或不自觉的利用文字提供的线索”。。尽管如此,我们 认为“词”毫无疑问是二十世纪以来语言研究中使用得最,’+泛的、科学的概念,而字只是诉诸于视觉 的书写符号。字不属于语言学研究的范围,应属于文字学研究的对象。语言是人们思维和交际的工具, 基本的语言单位是语素、词、短语、句子、句群。 2、词的定义 汉语的语素、句子、句群的区别容易进行,但是关于词的定义,分歧却大。许多学者曾从意义、 词汇、语法、语音方面分别来定义词。 意义观点。黎锦熙先生认为:“词就是说话的时候表示思想中一个观念的语词。有时一个字就是 词,如‘人’、‘马’、‘红’、‘来’等。有时要两个字以上组合起来才成功地表示一个词,如‘鹦鹉’、 ‘老头子’、‘便宜’、‘吩咐’等。文法中组织句子,分别词类,是把词作单位;不问它是一个或是几 个字,只要表示一个观念的,就是词。”o 词汇观点。有人认为语言片段的意义不等于它的构成成分的意义的相加,这样的语言片段就是词。 结合面宽。o 范开泰先生结合语音、语义和语法,从这三方面定义词,我们认为比较全面。他认为;“词是比 语素高一级的语法单位,是代表一定的意义内容、具有固定的语音形式并且能够独立应用的最小的语 言单位。”o 关于汉语词的定义,有许多语言学者作过研究,虽然没有形成最后定论,但是,对词的意义有了 更深入的认识。 二、复音词的研究 1、复音词研究概况 对于单音节词的判定,基本没有分歧,对于粘着形式的词(复音节)的身份的判定却比较困难。 汉语词形缺乏形态变化,从词形上很难判定复音节是复音词或短语。人们下了许多定义,采用了多种 鉴定方法,并作了许多有益的探讨。 现代汉语贴近时代,贴近生活,对复音词的判定,除了可以利用词的意义法、扩展法,还可以利 用语音中的停顿、重音、轻音、变调等手段把复音词和短语区别开来。例如“拉手”,利用声调的弱 化,把末一个音节shou读得又轻又短(书面上一般不标调),就可以区别门、家具的把手和握手的动 作,人们就会明白又轻又短的变了声调的“拉手”是一种把手,是个词。而声调没有变化的“拉手” 指一个握手的动作,是动宾短语。 古代汉语是文献语言,远离现代生活,难以利用今人的语感来鉴定复音词和短语。只能通过大量 材料的分析和统计来辨析和确定。前修时贤在这方面作了大量的工作。周法高先生《中国古代语法·构 词篇》对《孟子》的复音词作了简单的分析;八十年代初期,马真先生率先从构词法角度对整个先秦 时期的复音词作了开拓性的宏观研究;。继之而来的是一大批对先秦、两汉时期的经典文献的复音词从 犍元任,汉语词的概念及其结构和节奏[A],赵元任语言论文集【c】,北京:清华大学出版杜,1992年。 。徐通锵,“字”和汉语的语义句法[A】,语法研究入门【C】,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年。 。黎锦熙,新著国语文法【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2年,第15页。 ”赵兀任,汉语口语语法【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98页。 。范开泰、张噩军,现代汉语语法分析【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第26页。 。马真,先秦复音词初探诩,北京大学学报,1980年,第五期,1981年,第1期。 构词法角度作了研究:程湘清先生《先秦双音词研究》、《论衡复音词研究》;。向熹先生《c诗经, 里的复音词》:。喻遂生师和郭力先生《说文解字复音词》;胡运飚先生《庄子中的复音词》;祝敏 彻先生对《史记》、《汉书》、《论衡》的复音词进行了比较研究;九十年代,钱光先生研究了《墨子》 中的复音词;董玉芝先生研究了《抱朴子》的复音词;唐子恒先生对《三国志》双音词作了研究:还 有《c世说新语复音词构词方式初探》、《孟子、孟子章旬复音词构词法比较》、《论语、孟子 构词法比较》;西北师范大学硕士论文《世说新语,复音词研究》,复旦大学博士论文《西周、春秋 时代汉语构词法》,《关于左传复合词的几个问题》(研究生论文选集),《(吕氏春秋)》词汇简论》, 专著有伍宗文先生的《先秦汉语复音词研究》。在这些研究中,他们都对判定复音词的标准进行了有 益的探索。 2、关于合成词判定标准的讨论 词按照音节的多少可分为单音词和复音词,单音词与短语的区别很明显,复音词中的重叠式、附 加式也容易确定,难于确定的是复音词中的合成式。对此,人们从概念、意义、结构、频率等方面作 了探讨。 程湘清先生《先秦双音词研究》提出了“语义上代表一个概念”。为确定复音词的一个标准。程 先生用“概念”一词似乎欠妥。“概念”与词决非一一对应的关系。《武威汉代医筒》中的“鸡子中黄 者”是一个名词性‘者’字结构,其语义是指鸡蛋中的蛋黄,现代汉语则用“蛋黄”这个偏正式的复 合词代表了这一概念。赵元任先生指出:“一般地说,什么样儿的一个语素组合代表一个概念,这个问 题不是一个可以用语言学上的考虑得出答案的问题。‘河马’是一个概念还是两个概念?……概念至 多只能提供一点有用的线索。”。 有的学者又用合文为标准判定复音词。潘允中先生《汉语词汇史概要》:“甲骨文、金文里有一部 分合体文字,从其结构看,当时人们是把这种合体字内容作为整体概念,所以用‘复音’形式来记录 它们。我们不妨把这些合体字看作是汉语复音词结构的初级状态。”o伍宗文先生指出:“其所举证, 为高明《古文字类编》第二编‘合体文字’中的一些人名、地名、时令,数目以及常语。但是,其中 的时令、数目以及‘数·名’组合,‘大吉’、‘不用’等常语,显然不是什么‘整体概念’。”o《苟子》: “单足以喻则单,单不足以喻则兼。”春秋战国时期社会生活丰富,复音词断然会不少,而作为书写 形式中的“合文”毕竟是少数,《五十二病方》全文有14700个字,只有1处合文;东汉时期的医学 方剂文献《武威汉代医简》,全文4500余字,也只有1处合文:“团【禁用】鱼、荤采(菜),【择良 医】,勿见风,【食】常饭五【茶】大【麦】饭,禁房内,勿见火皇(煌),日月日知,百巴。30”“电” 系“日已”的合文。现代汉语词汇以复音词为主,而少见合文(硅是千瓦的合文,涅是海里的合文)。 因此,以合文为标志不具有普遍性。 判断复音词仅以形式为标准,似乎不太妥当,人们想到了意义标准。荣晶先生认为“仅仅是从结 构上来分析复音词,这样的教学是毫无意义的;对‘雪白’和‘雪崩’的认识依靠的是意义”o。马 真先生更重视意义,她认为“划分先秦的复音词,主要应从词汇意义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即考察复音 组合的结合程度是否紧密,它们是否已经成为具有完整的意义不可分割的整体。这是最可行的办法, 其他方面的标志都只能作为参考”。。在以意义为标准的研究中,人们的认识更深入。刘叔新先生对 复音词的意义作了特别论述:“两个成分的结合,是化合关系。”。张双棣先生对此论述得更详细:“复 音词的词义特点在于他的意义是统一的,它的意义不等于构成词素意义的简单相加,而是或构成新义, 。程湘清,先秦双音词研究【A],程湘清主编,先秦汉语研究【c】,山东:山东教育出版社,1992。 程湘清t 《论衡》复音词研究【M],程湘清主编,两汉汉语研究【c】,山东:山东教育出版社,1983年。 。向熹, 《诗经》里的复音词【A】,语言学论丛【c】,第六集,商务印书馆,i980年。 。程湘清,先秦双音词研究[AI,程湘清主编,先秦汉语研究【c】,山东:山东教育出版社,1992年,第63—79页。 …赵元任,汉语口语语法[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90页。 。潘允中,汉语词汇史概要【M】,上海:上海古籍}n版社,1989年,第26页。 “伍宗文,先秦汉语复音词研究[M】,成都:巴蜀书社,2001年,第72页。 。荣品,汉语语法构训的困惑【J],新疆大学学报,2000年,第2期。 。马真,先秦复音词初探【J】,北京大学学报,1980年,第5期,1981年,第1期。 ”刘叔新,汉语复合词内部形式的特点与类别【J】,中国语文,1985年,第3期。 6 或形成概括义,或产生特指义,或具有偏指义。”。 随着对古代汉语研究的深入,人们意识到仅单纯以某一方面为标准都不太完善,提出了比较周密 的判断标准。郭锡良先生基本上赞成意义的主要标准,也明确提出了语法和频率为参考标准。他在《先 秦构词法发展》中提出:“我们只能以意义为主,结合语词搭配,出现频率等多方面的因素来确定。” 刨张双棣先生《吕氏春秋词汇研究》说:“我们考察《吕氏春秋》的复音词,主要是凭借意义,同时参 考出现频率及同时代其他文献的使用情况。”。 有人提出了结构标准。指两个成分结合得紧密,不能拆开或插入别的成分。 陆志韦先生的《汉语构词法》是结构主义的实际应用。他用插入法鉴别现代北京口语的词和短语, 可以解决大多数的情况,但是在偏正式的组合中,却不太理想。用插入法来鉴别古代文献就更不理想。 因此,在古汉语词汇研究中,一般不作为主要标准。 3、本文合成词的判定标准 以上我们简述了前修时贤判定合成词的各种标准,由于具体研究情况不同,各有取舍。我们结合 《病方》的特点,着重从以下几个方面判定合成词: 3·1意义 这是主要标准。合成词的意义是统一的、浑然一体的,而不是各语素义的简单相加。意义指特指 义,或泛指义,或偏指义、或引申义。特指义是指两个语素结合之后,跟二者意义总和的所指范围相 比,结合体实际意义的所指范围明显缩小了,因而产生了特指义。泛指义是指两个相同或相近或相类 或相反的语素结合之后,意义互补,凝结成一个更概括的义位。偏指义是指两个语素结合后,其中一 个语素义消失了,结合体只保留了另一个语素义。引申义是指两个语素结合后,形成的意义是两个语 素义共同引申的结果。 3·2粘合度 合成词一般是由短语凝固而成的,二者的区别在很大程度上是看其结构成分是否粘合成一个难以 分割的整体。人们一般用插入法来鉴别。插入法又称扩展法、隔开法。能插入其他成分,插入后意义 无明显改变的,一般应视为短语;不能插入其他成分,或插入后意义发生改变的,为合成词。但使用 插入法时,要注意离合词和中间状态的语言现象。 3·2频率 这可以作为参考标准。作为语言单位,除具有意义的成语性、固定性,还有复显性、全民性,因 此,还可以参照频率、分布率来判定是否合成词。由于战国时期的文献是处于先秦古汉语繁荣发展时 期,新词新义很多,词汇的情况很复杂,研究这个时期语言的先生们都很重视统计法,用数字来帮助 解释语言现象,探索规律,从而把握先秦语言的特点。例如复音虚词“而已”,它是由连词“而”和 副词“已”跃期组合,凝固而成的复音词。《论语》中出现了2次,在《五十二病方》中出现15次, 例如“不已,复之,不过三饮而已。177…以尽二七卡弋而已。219”“加(痂)方:财冶犁(藜)卢 可认定为一个复音虚词。 在合成词认定的具体过程中,有许多复杂的情况,特别对于无传世文献对照的出土文献,更是复 杂。为了更科学,更客观地描写,我们确定以下两项规则: 第一、词的分离性和同一性是词的相关联的两个方面,必须联系起来考察。 词的分离性是在一个句子里切分出较小的言语片段,运用意义的、结构的、语音的方法,划分语 素、词、词组。词的同一性是指在言语片段中离析出来的一个一个的词,哪些是同一个词的变体,哪 些属于不同的词·词的读音和语义的变化,应是在一定幅度内实现的:幅度内的变化是词的变体,超 出幅度如果不是误读、误用,那就是另一个词了。即在不同的句子中切分出来的词,有的音同义异, 有的音近义通,有的音义皆同;可是记录这些词的汉字或同或异,形体纷繁,词的同一性就是注意词 的聚合关系中,多义词,同义词,同音词的划界问题。例如帛书102行“取敝蒲席若籍之弱(翦), …张双棣,吕氏春秋词汇研究【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89年,第170页。 :挈锡塞,先秦汉语构词法发展【A】,第一界古汉语研究年会论文集[c】,长沙;岳麓书社,1994年,第63页。 。张双棣,吕氏春秋词汇研究【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89年,第170页。 7 绳之,即燔其末,以久(灸)尤(疣)末,热,即拔尤(疣)去之。”369行“身有痈者日:“睾(皋) 敢【告】大山陵:某【不】幸病痈,我直(值)百疾之H,我以明月炻若,寒口口口口”,102行中 “若”和370行“若”,是同音同形不同义的词。102行中“若”是连词,是“或”的意思,“蔽蒲席” 乘I“籍之弱(蒴)”,构成选择性联合词组,作动词“取”的宾语。而370行的“若”,是第二人称代 词,相当于“你”。这两个“若”,属同音同形异义词,其词性词义都不同,一个是虚词中的连词,一 个是实词中的代词。因此,我们庶视“若”为两个词,在词表中,我们利用“}”号以示区别。《病方》 中“而”、“而}”也是不同的词类。 第二、认定合成词时,以词汇原则为主,兼顾语法原则 因为词既是词汇单位,又是语法单位,既可以从词汇角度作判定,又可以从语法的角度作判定, 从两个角度判定,有时会有分歧,会出现词汇词和语法词的同异问题。吕叔湘先生说:“一般人心目中 的词是不太长不太复杂的语音语义单位,大致跟词典里的词目差不多。这可以叫‘词汇的词’,以区 别于‘语法的词’。…‘语法原则和词汇原则的矛盾表现在(A)语法上可以认为是一个词,而词汇上宁 可认为是一个短语:大树、老实人、干净衣服、袖珍英汉词典……(B)词汇上可以认为是一个词, 而语法上宁可认为是一个短语:走跨、打仗、睡觉……””因此,同一性上出现了矛盾,在这种情况 下,我们遵从“词汇原则说”,即词典里的一个同音同形的词,不管它分属几个词类,只要所包含的几 个义项之间有明显的引申关系,就可认为是一个词。例:“後”,在《病方》中有两个义项。表示①方 向、方位。例如帛书105行“以月晦日日下铺时,取由(块)大如鸡卵者,男子七,女子二七。先 【以】由(块)置室後,令南北【列】。”②拉大便。例如帛书248行“後而溃出血,不後上乡(襁) 者方:取弱(溺)五斗。”这二个义项看似无关,但翻检一下《汉语大词典》中的“後”,有一条释 作“肛门”。因肛门在人身体的后面,运用借代的方法,引申为“肛门”,而肛门的功能是排出人体中 的污秽物,故释为“拉大便”也是文从字顺的。因此义项①②应为同一个词,而不能列为两个词。词 汇词和语法词的分歧,同时也表现了词的分离性的矛盾。例如:253行“牝痔有空(孔)而栾,血出 者方:取女子布,燔,置器中,以熏痔,三【日】而止。令。”146行“男子团即以女子初有布。”441 行“蛊,渍女子未尝丈夫者【布】口口梧(杯),冶桂入中,令毋臭,而以口饮之。”253行“女子布”、 146行“女子初有布”,尽管表达形式不同,但都指同一事物,即月经布。但我们只能根据词汇意义的 融合性确定“女子布”为名词,“女子初有布”为偏正词组。特别是“女子初有布”,从结构形式看, 似可以认为是主谓词组,而我们却定为偏正词组,实质是以意义为主要决定因素,即仍以词汇意义为 主。我们在词的认定上,一般要以词汇原则为主,兼顾语法原则。 尽管我们制定了许多繁杂的标准和原则,但是在具体的研究中时时处处遇到两难的选择。因此, 对正处于繁复和发展时期的合成词,我们遵循“坚持原则,适当放宽”的做法。 第二章《五十二病方》复音词例析 刘叔新先生《词汇构词法新论》指出:“语言构造新词的各种方法,如直指或喻指的组合法,叠 连法,缩略法,语义转化法,拟声法,音译法,联绵法等,都毫无疑问须由词汇学去研究。造词法若 由语法学去研究,显然是越俎代庖。”。荣晶先生《汉语语法构词的困惑》:“汉语词的构造有主谓式、 动宾式、偏正式、动补式和联合式五种基本方式,这与短语的构造基本一致,人们通常认为这是有别 于印欧语的一个特点。然而这些词的构造方式不仅对学习和了解汉语没有太大的实用价值,反而掩盖 了汉语一些有规律的东西,结果是把那些本来相关的东醒拆散了,而把不相关的东西拼凑在一起。”o 这些看法,指出了语法分析词汇时的应注意的地方,提醒人们在进行结构分析时,也要注意词的意义 分析。因此,我们在对《病方》词汇进行分析时,坚持做到形式和意义并重。首先,从语音上将词分 1。晶叔湘,汉语语法分析问题【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21页。 !刘叔新,刘叔新自选集【J】郑州:河南教育出版社,1993年,第51页。 9荣品,汉语语法构词的困惑明,新疆大学学报,2000年,第2期。 为单音词和复音词二类,其次,把复音词分为叠音词、异音联绵词和合成词,合成词的组合处于句法 层面,按结构分为叠根式、附加式、联合式、偏正式、动宾式、主谓式、动补式、多层次式。对每类 按语义构成、词性构成作基本的分析。《病方》有3533个词,其中单音词有2981个,复音词有528 个。下面予以讨论。 第一节单纯复音词 单纯复音词指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音节构成,语义上二者不可分训的词。单纯复音词是通过语音 构词法而形成,它包括叠音词和联绵词。《病方》有单纯复音词15个,占全文总词数的O.9%,占复音 词总数的2.8%。 一、叠音式复音词 由两个完全同音的音节重叠构成,只包含一个语素。《病方》有叠音词2个,占总词数的0.1%, 占复音词总数的o.4%。它们都是模拟事物发出的声音,描绘事物状态的形容词。 1、叠音式复音词的语义 叠音式复音词是通过单音词音节的叠用和原词意义有联系的新词,这是汉语复音化方式中较简单 的一种方法。叠音式复音词只是在语音上增加音节,其意义并没有发生变化。叠音式复音词在语义上 主要是构成如下意义。 1·1拟声。模拟物体行动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增强文章的表现力,使情景再现、生动、鲜明。例 如: (1)热者,古(呼)日:“胖胖诎诎,从灶出毋延,黄神且与言。”即三淫(唾)之。308 胖脖:巫医模拟黄神从灶中出来时的声音。帛书308行是巫医给烧伤病人治疗时的祝由语。 1·2绘景。描绘事物的情态,使人如临其境。 (2)热者,古(呼)日:“胖胖诎诎,从灶出毋延,黄神且与言。”即三淫(唾)之。308 诎诎:巫医模拟黄神从灶中出来时,声音突然停止了的情景。《汉书·礼乐志》:“罔不胖饰。”颜 师古注:“胖,振也,谓皆振整而饰之也。”又《扬雄传上》:“茹映以挹根兮,声骅隐而历钟。”颜师 古注:“又言风之动树,声响振起,众根合(同),骄隐而盛,历入殿上之钟也。“诎诎”声音戛然止 绝貌。《礼记·聘义》:“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诎然乐也。”jL颖达疏:“{}}}谓止绝也。” 2、叠音词的词性构成 “胖胖”叠音词,是模拟物体发出的声响;“诎诎”描绘情貌,为状态形容词。 3、重叠的方式 “胖胖”、“诎诎”这两个叠音词重叠的方式都是AA式。 二、联绵复音词 由两个不同的音节组成,只包含一个语素,两个音节不能分开来解释,而是共同表达词的语义。 这是汉语语音构词的方式之一。《病方》有13个联绵词,占总数的o.8%。占复音词总数的2.4%。其 构成形式有双声联绵词、叠韵联绵词、非双声叠韵联绵词。 1、双声联绵词 两个音节的声母相同或相近。有3个:蝙蝠(1)、藜芦(6)、葶苈(1)。 1·1双声联绵词的语义 表示动物的有1个:蝙蝠(1)。 (3)燔扁(蝙)辐(蝠)以荆薪,即以食邪者。435 扁辐:扁,帮母;辐,帮母,扁辐,双声。扁辐即传世文献的蝙蝠。 表示植物的有2个:藜芦(6)、葶苈(1)。 (4)以黎(藜)卢(芦)二,与石一,豕膏和,而月索(索)以熨疤。421 以酒洒,燔朴炙之,乃傅。341 黎卢:黎,来母脂部;卢,来母鱼部,黎卢,来母双声。黎卢即传世典籍的藜芦,又作利唐,犁 窟,即藜麓(《神农本草经》)。利、黎、犁、藜.均为来母,脂部;碰、麓,为来母,鱼部。黎唐, 即藜蔗,来母双声。 亭厝:磨,来母锡部,借为匪。雁,来母锡部。《逸周书·世浮》:“馘屠意有十万七千七百七十 有九。”孙冶凄增补:“屠、厦,同声借假字。”亭,定母耕部;雁,来母锡部,定来发音部位相同, 亭匠,定来双声。亭匪即传世典籍的葶苈。 1·2双声联绵词的词性构成 双声联绵词“蝙蝠”(1)、“藜芦”(6)、“葶苈”(1)都为名词。 2、叠韵联绵词 两个音节的韵相同或相近。《病方》有6个叠韵联绵词。它们是:蒺藜(1)、蔗茹(1)、蜣螂(2)、 芍药(4)、橐莫(1)、辛夷(2)。 2·1叠韵联绵词的语义 表示动物的有1个:蜣螂(2) (6)寿(捣)庆(蜣)良(螂),锘(然)以醯,封而炙之,虫环出。346 庆良:庆,溪母阳部;良,来母阳部,庆良,阳部叠韵。庆良也即传世文献中的蜣螂,蜣,溪母 阳部:螂,来母刚部,蜣螂叠韵。 表示植物的有5个:蒺藜(1)、麓茹(1)、芍药(4)、橐莫(1)、辛夷(2)。 (7)以疾黎、白蒿封之。81 (8)饮之病已而已青蒿者荆名日蔌.苊者,荆名日卢(藤)茹,251 (9)屑勺(芍)药,以口半栖(杯),以三指大接(撮)饮之。72 (10)狂犬伤人,冶磐矾与橐莫,【醯】半音(杯),60 (11)取彘(鲼)鱼,燔而冶;口口、薪(辛)夷、甘草各与【鼢】鼠等,23 疾黎:疾,从母质部;黎,来母脂部。质脂对转,疾黎,质脂叠韵。疾黎,传世文献中作蒺藜。 《本草纲目·草部》:“蒺,疾也;藜,利也”。 蓝茹:蔗,来母鱼部:茹,日母鱼部。蔗茹,鱼部叠韵。麓通蔗,二字均为来母鱼部,故麓茹即 传世典籍的麓茹,《本草纲目·草部·茜草》:“草之盛者为蓓,牵引为茹,连覆为蔗,则蓓、蔗之名, 又取此义也。” 勺乐:勺,禅母药部;乐,疑母药部。勺乐,药部叠韵。勺乐即传世文献中的芍药。 橐莫:橐,透母铎部;莫,明母铎部。橐莫,铎部叠韵。橐莫在传世典籍中又写作橐吾。《神农 本草经·中品》:“款冬花,一名橐吾。” 薪夷:薪雉均为辛夷(《神农本草经》)。薪,心母真部:夷,余母脂部。真脂对转,薪夷,真脂 叠韵。雉,定母脂部,上古音韵中定、余同为一母,雉、夷同音,薪夷、薪雉音同相通。辛,心母真 部,辛夷与薪夷音同相通。 2·2叠韵联绵词的词性 蒺藜(1)、蔗茹(1)、蜣螂(2)、芍药(4)、橐莫(1)、辛夷(2)六个都是名词。 3、非双声叠韵联绵词 这类词有4个:茯苓(1)、牡蛎(1)、茱臾(3)、芜荑(4)。 3·1非双声叠韵联绵词的语义 0 表示动物的有1个:牡蛎(1)。 表示植物的有3个:茯苓(1)、茱臾(3)、芜荑(4)。 3·2非双声叠韵联绵词的词性 牡蛎(1)、茯苓(1)、茱臾(3)、芜荑(4)是名词。 从以上对复音单纯词的分析可知: 第一、数量上,《病方》复音单纯词占总词数的0.8%,比《诗经》、《左传》的数量少,而与《庄 子》、《晏子》相差无几。 第二、从语义表达上看,拟声的状态形容词只有2个,其余是药名。 第三、从词形看,同一个复音单纯词有不同的书写形式。 第四、异音联绵词中,双声和叠韵的联绵词相对比较多。 第五、叠音词、联绵词属于语音造词的构词方式,其变化都在一个语素内部进行,通过音节中音 素的变化,达到词的语义语法的改变。这种形式的构词方式重在语音的联系,字形上却毫无瓜葛,因 此,不能分开训释,古人称之为连语。 第二节合成式复音词 合成式复音词简称合成词,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语素按照一定的语法结构关系构成。《病方》有 495个合成词,占总词数的30.6%,占复音词总数的97.1%。构词方式主要有叠根式、附加式、联合 式、偏正式、动宾式、主谓式、动补式、多层次式等8类。另外,本文立未详类存疑,以请教于大家。 一、叠根式合成词 叠根式合成词指由两个相同的语素构成。《病方》有7个,占总词数的0.43%,占复音词总数的 1.3%,占合成词总数的1.4%。 1、叠根式合成词的语义 1·1描绘动作和情状的 这类词有4个:速速(1)、倏倏(1)、翟翟(1)、寻寻(1)。 (13)其一骨口口口三口口以酒一柘(杯)口口口口筋者倏倏翟翟口口之其口口口口口。日四 饮。一欲溃,止。276 (141其一骨口口口三口口以酒一栖(杯)口口口口筋者倏倏翟翟口口之其口口口口口。日四 饮。一欲渍,止。276 (15)寻寻家且贯而心。”83 篓篓:整理小组注:“篓篓假借为数数、速速。”篓篓即速速,文中指烤蚕卵时,所用时间短,蚕 卵很快就变黄了。《古文苑·石鼓文》:“鹿鹿速速,君子之求。”章樵注:“速速,疾行貌。” 倏倏: 倏为倏的俗字,《说文·犬部》:“倏。犬走疾也。”倏倏,形容动作极快。 翟翟:翟假借为蹉,翟,定母药部;踞,余母药部,故相通。翟,甲骨文不见,西周晚期的史喜 鼎写作龟,《说文·羽部》:“翟,山雉鸟尾长者。从羽,从隹。”《书·禹贡》:“羽畎夏翟。”孔传:“翟, 雉名。”《山海经·西山经》:“女床之山有鸟焉,其状如翟丽五彩纹。”郭璞注:“翟似雉而大,长尾。” 翟鸟善于疾行。曜,甲骨文、金文缺。《说文·足部》:“曜,迅也。从足,翟声。”段玉裁注:“迅, 疾也。”《广雅·释诂》:“罐,跳也。”《玉篇·足部》:“曜,跳躇也。”《易·乾》:“或曜在渊。” 孔颖达疏:“踺,跃耀也。”也即踺躔。《尔雅·释训》:“罐曜,迅也。”《诗·小雅·巧言》:“蹉 踞冕兔,遇犬获之。”朱熹注:“躇罐,跳疾貌。”翟、踞在语义的理据上有相似性。《病方》256 行的文意是:在药物的作用下,痈疮F面的筋快速地跳动。把“翟翟”释为“踞蹬”刚好符合文意。 寻寻:《说文·寸部》:“寻,绎理也。”马王堆汉墓帛书《老子》甲本:“寻寻呵不可名也,复归 丁.无物。”其他本都作“绳绳”。寻,邪母侵部;绳,船母蒸部。侵蒸通,寻寻即绳绳。绳有直、正的 意义。《逸周书·武纪》:“不可以枉绳,失邻家之交。”朱右曾校释:“绳,直也。”《病方》83行是一 句祝由语,意思是用风鸟来啄你的心脏。这是对虿(蝎子)的诅咒,并且发出严厉的警告,威胁虿, 使它不再伤人,同时也是转移病人的注意力,减轻病人的痛苦。 1·2形容事物的状貌 这类词有2个:冥冥(1)、员员(1)。 (16)西方【__l口L]口主冥冥人星。二七而口。66 (17)气雎(疽)始发,涓(员)涓(员)以糟,如口状,{庑(抚)靡(摩) 二果(颗)。292 冥冥:整理小组注:“冥冥意为弥漫的。”《楚词·九歌·山鬼》:“雷填填兮雨冥冥,猿啾啾兮又 夜鸣。”朱熹《楚词集注》:“冥冥,雨貌。” 滑涓:整理小组注:“涓涓即员员。”《素问·刺热》:“其逆则头员员。”王冰注:“员员,似急也。” 马莳注:“员员者,靡定也。”张志聪注:“员员,周转也。”《灵枢·厥病》:“贞贞头重而痛”。贞贞系 员员之误,《甲乙经》卷九正作员员。 1·3表示无名指称的 这类词有1个:某某(1)。 (18)湮汲一言(杯)入奚蠡中,左承之北乡(锚),乡(榴)人禹步三,问其名,即日:“某 某年口今口。”97 某某:为无名指称代词“某”的重叠,人称代词中虚指,用于有些人或事物,说话的人不知道或 者不愿甚至不屑于指出,一般用“某”字代替。《书·金滕》:“惟尔无孙某,遘厉疟疾。”孔傅:“某, 名。讳君,故日某。…某”还可用于不定的人、地、事物。《字汇·木部》:“某,某者,未定之辞。” “某某”即“谁谁”、“哪个”。“某某”为虚指代词,指不定的人。 2、叠根式合成词的词性及构成 2·1构成形容词 形·形一形 2·2构成代词 代·代一代 某某(1)。 《病方》的叠根式构词,表现出以下特点: 第一、数量上,叠根式构词占总词数的4.8%,超过了叠音式构词,表现出语法构词的趋势。 第二、构词形式为AA式,还没有现代汉语中的ABAB式、AABB式等形式,构形形态不丰富。 第三、语义上,重叠后并没有改变词的基本意义,只是增加了表达效果,修辞色彩而已。 二、附加式合成词 附加式合成词由一个词根语素在其前或后加上一个词缀语素构成。《病方》中构词附加语素只有 “然”,构成5个附加式合成词,占总词数的O.3%,占复音词总数的1.O%,占合成词总数的1.1%。 1、附加式合成词的语义 1·1表示感觉的 这类词有1个:爝然(1)。 (19)痔者其直(膻)旁有小空(孔),空(孔)兑兑然出,有白虫时从其空出,其直(膻) 痛,寻(爝)然类辛状。265 寻然:寻即焊,通埤。《集韵·侵韵》:“爝,火孰物,或作爝。”即烧热。这是一个治疗朐痒的病 12 方。焊然是指肛门局部灼热辛痛。 1·2表示拟声的 这类词有1个:嘤嘤然(1)。 (20)婴儿瘛者,目獬哪(斜)然,胁痛,息瘿(嘤)瘿(嘤)然。51 瘿瘿然:即嘤嘤。《说文》:“鸟呜也。”《诗经.,J、雅·伐木》:“鸟鸣嘤嘤。”也形容其他声音。李 贺《贾公闾贵曲》:“嘤嘤白马来,满脑黄金重。”《病方》用“嘤嘤”来形容病人呼吸的声音。本句是 形容婴儿抽风时的症状,眼珠上翻,全身痫,呼吸时发出嘤嘤的响声。 1·3表示外形、情貌的 这类词有3个:兑兑然(1)、獬斜然(1)、仆仆然(1)。 寻(爆)然类辛状。265 (22)婴儿瘛者,目獬哪(斜)然,胁痛,息瘿(嘤)瘿(嘤)然,51 (23)毁而取口口而口口,以口洒之,令仆仆然,即以傅。391 兑兑然:整理小组注:“上小下大状。”形容痔的形状。《释名·首饰》:“兑兑然,上小下大也。” 獬哪然:整理小组注:“獬唧然即獬邪然,指婴儿患瘛病的时候,眼球上翻。” 仆仆然:忧烦、劳顿的意思。《孟子·万章下》:“子思以为鼎肉使己仆仆尔亟拜也。”注:“仆仆, 烦猥貌。”后来形容旅途劳顿,如仆仆风尘。《病方》391行是治疗虫蚀疾病,描绘敷药时,患者频繁、 往返不停涂抹药物的情景。 2、附加式合成词的词性以及构成 单音形·词缀一形 煽然(1)。 叠音形·词缀一形 仆仆然(1)、兑兑然(1)、嘤嘤然(1)。 双声叠韵形·词缀一形 獬斜然(1)。 《病方》附加式合成词表示出以下特点: 第一、全部为后缀式,词缀只有“然”,这与战国后期的《庄子》、《晏子》、《韩非子》的附加式 相似。 第二、“爆然”在句子中作状语,“仆仆然”、“兑兑然”、“嘤嘤然”、“獬斜然”在句子中作谓语, 均为形容词。 第三、附加式合成词的构词形态丰富,不仅有单音节加词缀的形式,还有音节的完全重叠和部分 重叠加词缀的形式。单音节加词缀一直活跃到现代汉语,而音节的完全重叠形式在汉代的《毛诗》郑 笺中得到空前繁荣,组成“叠音加然”式lOl条。o在汉代以后乃至现代汉语中却很少,部分重叠式 在《病方》以外的文献中不复存在。 二、联合式合成词 联合式亦称并列式,联合式合成词指两个语素之间是并列平行的关系。联合式合成词是最重要 的、最能产的结构构词方式之一。《病方》有51个联合式合成词,占总数的3.1%,占复音词总数的 10.O%,占合成词总数的10.3%。构成词的词性,名词最多,其次是形容词,副词、语气词最少。 联合式合成词的数量较多,构成情况也比较复杂。下面分别从语义、词性、词序三个方面对其 进行描写和分析。 1、联合式合成词的语义构成 根据构成语素在词义中意义关系,可分为平等关系和不平等关系的联合式合成词。平等关系的 联合式,指构成语素的基本意义是相同或相似的。根据其语义关系,又可分为同义联合、类义联合、 反义联合。 。周法高,中国古代语法·构词编【M1,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59年,第283页注二。 1·l同义联合 两个构词语素的语义相同或相近,是联合式中比较能产的方式之一,其词性主要是名词。同义联 合式中语素的语义完全相同是不可能的,这不符合语言的经济性原则,语义的相同是基本义素相同, 而附加色彩不同。例如: A、名词 B、动词 c、形容词 多众(1)、清明(1)、焦黑(1)。 同义联合复音词的语义是由两个语素的化合、凝固成的新词,而不是两个语素意义的简单相加。 例如: (24)以l:_]口傅之。乾,有(又)傅之,三而已。必善齐(斋)戒,毋[1而已。321 (25)燔届(漏)簏(芦).冶之。以杜牡猪膏园。398 (26)夏日取堇叶,冬日取其本,皆以甘口沮(咀)而封之。乾,辄封其上。此皆已验。 329 (27)令金伤毋痛,取荠孰(熟)乾实,溃(熬)令焦黑,冶一;25 斋戒:古人在祭祀前沐浴更衣,整洁身心,以示虔诚。斋,指古人在祭祀或举行其他典礼前清心 寡欲,净身洁食,以示尊敬。戒,做事有所禁忌。 漏卢:《本草纲目·草部》:“屋之西北黑出谓之漏,凡物黑色谓之卢。”又“漏卢,此草秋后即黑, 异于众草,故有漏卢之称。”《书·文侯之命》:“卢弓一,卢矢百。”伪孔傅:“卢,黑色也。” 甘沮:摧理小组注:“甘为口咀,义即畋咀,把药物咬成小颗。”陈伟武先生认为整理小组的注释 意义接近。但是把甘释为口不恰当。甘不误,当读为含,见匣旁纽,谈侵旁转。典籍中从今从甘之字 时,可以通用。。我们认为陈先生的解释更符合文意。《汉语大词典》:“含咀,衔在口中咀嚼。比喻品 味。”《病方》是中医典籍,里面除了疹病、配药以外,还有大量的制药方法,如冶(粉碎药物),蝠 (在火上面烘烤):熬(干煎)。唆咀也是一种制药方法,后世中医典籍中屡见不鲜。如《武威医简》 第89甲简:“百病膏药方:蜀椒四升,弓穷一升,白湛一升,付(附)子卅果,凡四物,父(Ⅱ父)且 (咀),渍以淳醯三升。”《灵枢·寿天刚柔》也有记载。 焦黑:物体燃烧后呈现的黑色。《说文》:“焦,火所伤也。”指火烧后呈现出的黄黑色。 1·2类义联合 由属于同一意义范畴的不同语素构成。主要是名词,有少量副词、形容词、动词。 例如: A、名词 B、副词 再三(1)。 C、形容词 阴燥(2)。 D、动词 沐浴(1)。 类义联合词更是体现了同属于一个意义范畴的不同语素之间的融合、凝固,形成新词新义的特征。 例如: (28)合(奄)卢(间)大如口口豆卅,去皮而并冶。68 (29)口蛊而病者,燔北乡(榴)并(秉)符,而暴(蒸)羊尼(詈),以下汤敦(淳)符灰, 即【JF1病者,沐浴为蛊者。437 合卢:即奄闾或庵间。《本草纲目·草部》:“庵,草屋也。闾,里门也。此草乃蒿属,老茎可以 盖覆庵闾,故以名之。贞元广利方谓之庵间蒿,又《史记》注云:‘庵庐,军行宿室也。’则间似当作 庐。”。“庵问”属于一年生草本植物,其子、茎都可入药。《病方》中可能是籽,其大小如豆,捣碎 以后作外用药,治疗夕下即腋下这种皮肤病。医学著作《名医别录》中记载了此药名以及主治,但是 。陈伟武.秦汉简帛补释【J】,中国语文,2002年,第1期。 。李时珍,本草纲目【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9年,第842页(中册)。 没有临床用例。《病方》中有此用倒,其药用与《名医别录》的记载相似。帛书《五十二病方》的发 现,确实是我国最古医方,填补了祖国医学上的空白。 沐浴:沐,指洗头发,浴,指洗身体。沐浴,泛指洗澡。 1·3反义联合 由具有矛盾对立关系的语素组成。主要表示: A、互补性对立关系 湮汲(5)、出入(1)。 B、绝对对立关系 男女(1)、牝牡(1)。 c、反向对立关系 南北(1)、糸壬绩(1)。 反义联合词语义不是语素意义的相加,也不是偏义,而是一种融合、凝同。 例如: (30)以衣中衽(枉)缁绩约左手大指一,三日口。190 (31)狂【犬】智人者,孰澡(操)湮汲,注音(杯)中,57 枉缁:即妊绩,整理小组注:“j5壬绩,机织布帛的头尾,又称机头,用以系物或饰用。” 湮汲:湮,沉落也。《尔雅·释诂》:“湮,落也。”郭璞注:“湮,沈落也。”《广韵·真韵》:“湮, 落也,沈也。”汲,打水。《玉篇·水部》:“汲,引水也。”湮汲即湮汲水,指地下水或黄土坎中的水。 1·4不平等关系联合式 是语素在构成词的语义时,二语素所起作用不一样,词的语义偏向某一个语索,语义上不平等。 《病方》的联合式复音词中有1个,而已(15)。 “而已”在《病方》中出现频率较高,作语气词,表限制,意思是罢了。连词语素“而”在“而已” 中已经丧失语素的语义,只是作为陪衬音节而存在。 2、联合式合成词的词性及其构成 2·1构成名词 名·名一名 处所(1)、弓矢(1)、狐镳(1)。 形·形一名 漏芦(1)、骆阮(2)。 动·动一名 湮汲(5)、饮食(1)。 2·2构成形容词 形·形一形 薄厚(1)、寒温(3)、清明(1)。 2·3构成动词 动·动一动 甘咀(1)、教诲(1)、出入(1)。 2·4构成副词 数·数一副 再三(1)。 2·5构成语气词 连·动一语气词 而已(15)。 在词性构成上,联合式复音词基本上保持了与构词语素词性的一致。主要构成了名词、形容词、 动词。 例如: 名·名一名 处所(1)、弓矢(1)、甲兵(1)。 形·形一形 薄厚(1)、寒温(3)、清明(1)。 动·动一动 甘咀(1)、教诲(1)、出入(1)。 在联合式中,也有构词语素的词性与合成词的词性不一致的,主要是: 动·动一名 湮汲(5)、饮食(1)。 形·形一名 漏芦(1)、骆阮(2)。 数·数一副 再三(1)。 连·动一语气词 而已(15)。 先秦时期的复音联合式的词性构成基本是合成词的词性与构词语素的词性的一致。《病方》基本 上体现了这一个特点,同时,构词语素的词性与合成词的词性也有不一致的情况,丰富了复音词的构 15 词形式。 3、词序构成 联台式合成词构词语素在意义地位上没有主次之分,其语素的排列顺序便显得有些意思。人们发 现,语素的次序排列与构词语素的四声规律、语义有着密切的关系。 3·1同义、类义关系联合式的语素次序。同它们的声调有关系。 这类词的语序排列主要遵循四声相次的原则: 第一、平声在上、去、入声之前。例如: 门户一平·上。 居室一平·入。 多众一平·去。 第二、上声在去、入声语素之前。例如: 颈脊一上-入。 口鼻一上·去。 第三、平声在入声之前。例如: 星月一平·入。 第四、如果声调相同,则与语义、习惯有关。如果是根据语义轻重的结合,~般是语义重的在前. 轻的在后。例如:教诲一去·去。《说文》:“教。上所施下,所效也。”“诲.晓教也。”如果根据习俗, 也是语义重的在前,轻的在后。例如:沐浴一去·去。洗头在前,洗澡在后,这可能与中华民族的习 俗有关。古人认为头比身体干净,故是“沐浴”,而不是“浴沐”。 第五、也有少部分与以上原则不同,但是其比例很小。例如:漏庐,去声在平声之前;汁渍,入 声在去声之前。 3·2反义关系联合式的语素次序 主要依据对立语素各自的语义色彩而定。一般表示阳性、尊位的在前,如:男女(1)、牝牡(1)、 上下(1)。表示程度低的在前,如:寒温、薄厚。 4、同素异序 《病方》中这种现象并不突出,这可能与文献的口语性、通俗性有关。 4·1与早期或同期文献同素异序 《病方》有“室家”一词,与《诗经·周南·桃天》的“家室”同素异序,与《论语·子张》“室 家”语序相同。“甲兵”一词,与《诗经·齐风·东方未明》“兵甲”同素异序,与《韩非子

  ·(3S,6R)3,6二羟基10甲基十一酸的首次不对称全合成 Garsubellin A的不对称全合成的研究.pdf

  ·IRGANOX 1520的合成优化和2噻唑硫酮衍生物的合成的研究.pdf

  ·(S)Ethyl3Oacetylniduloate的首次不对称全合成以及其CoriandroneB的合成的研究.pdf

  ·“脆国家”和“碎社会”我国难点村的治理困境___基于豫南二个难点村的个案分析.pdf

  ·《学习心理学》公开课视频在通识课程中的应用方式及其效果的研究.pdf

  ·1,1—二(2',5'—二羟—4'—叔丁基—苯基)乙烷和三七抗动脉粥样硬化活性研究.pdf

本文链接:http://losmochileros.net/duoyiwenfa/250.html